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细思极恐的淫家 > 第三章

第三章

    接下来几天,妈妈倒是没往李思娃家里跑,每天在家里做饭带孩子,心情上也不错。  

    外公也开始上班了,一切好像恢复了平静。  

    这天早上狗山子又跑到外公家门口,偷偷的往院子里看,想看看妈妈在不在院子里,再不济看到妈妈晾晒的胸罩和内裤也是好的。  

    结果一眼就看到,撅着大屁股在水龙头淘米的妈妈,妈妈的大屁股把裤子撑得紧绷绷的特别诱人,狗山子甚至看到了妈妈屁股上内裤边缘的痕迹,两条淡淡的内裤痕迹,斜着进入妈妈的双腿间消失不见。  

    看到妈妈屁股上的内裤痕迹,狗山子就直接走进院子,蹑手蹑脚朝妈妈的大屁股走过去。  

    本来妈妈在淘米洗菜,水声太大没听见脚步声,洗完之后水龙头一关,立刻就听到背后有人,回头一看是那个很讨人厌的狗山子。  

    「你干什么,我爸可在家呢,小心出来打死你」,看着狗山子色眯眯的眼神,自己在对方眼里就好像光着身子一样,妈妈警惕厌恶地说道。  

    「你爹在家好在家好啊,今天山子叔是来给你们道歉的,那天喝了两口脑子犯浑,小娟你别介意啊,我亲自跟你爹道歉」,狗山子表现得很真诚,如果不是眼神老往妈妈的奶子和屁股上看的话。  

    「那你等着我去叫我爸」,妈妈冷冷的说道。  

    妈妈进屋后狗山子仔细看了下晾衣绳,上面没他想要的东西,只有一些小孩的尿布,显得有些失望。  

    外公上班昨晚十二点多才睡,这会儿还犯着困呢,看到狗山子站在院子里,不耐烦的直接开口道:「你有屁就赶紧放,老子还困着呢」  

    狗山子讨好的的说道:「矿老哥啊,昨天兄弟我喝了二两马尿胡乱放屁,老哥别放在心上,今天我是来特地道歉的,都是兄弟我不对」  

    外公当然是很看不惯狗山子了,也不想搭理对方,但都是一个村的对方登门道歉,也不好撅了人家面子弄得太绝,以后少来往就是了:「行了你回去吧,那么大年纪的人了以后嘴里有个把门的,别什么粪水都往外冒」  

    「是是是矿老哥说的是,我以后一定改」,狗山子点头哈腰的。  

    说完之后外公等着狗山子走呢,结果对方站着没动,甚至还有些扭扭捏捏的,好像要开口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  

    「你还有事儿啊?」,看狗山子那个德性,应该是还有屁没放呢。  

    「是有个事儿,想跟矿老哥商量一下」,狗山子瞅了一眼厨房和客厅门口说道。  

    「说」  

    「还是小娟的事儿……」,狗山子没说完就被外公打断了。  

    外公愤怒道:「你小子还敢提,我打的太轻了是吧」  

    狗山子连忙说道:「矿老哥别生气啊,我是知道矿老哥这些日子家里钱紧,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所以我想了个好法子,这是五百块钱你拿着」  

    说着掏出了五张大票,炫耀的在手里数了两遍。  

    看到狗山子掏出五百块钱,外公的脸色更黑了:「你什么意思啊,你不会是想说,还想娶小娟吧?」  

    「老哥别动怒啊,你家不是遇到难处了吗,我知道老哥看不上我,所以我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既不会让小娟克……那啥是吧,又能让老哥拿到这五百块啊」  

    外公内心有点疑惑,这老不死的腌臜货以前天天盯着自己闺女,但几乎没什么机会,好不容易听说自己闺女克死了两个男人,欠下一大笔债,想跑过来捡个漏,结果被自己打跑了,毕竟自家再怎么样,也不能让闺女嫁给这种二流子。  

    更何况以自己对狗山子的理解,他绝对是会怕自己被克死的,也不会真心的娶自家闺女。  

    手里的五百块钱,绝对也是借的别人的,狗山子手里存不住钱的,现在又突然不怕死了?「有屁赶紧放」  

    狗山子嘿嘿笑道:「矿老哥也知道,兄弟这么大年纪了也没娶亲,也没给我们家留个香火,所以想让小娟到我家住一年,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事成之后这五百快就是老哥你的」  

    外公盯着狗山子没说话。  

    看外公没说话,狗山子再次说道:「哪怕一年后小娟肚子没大,没给我生胖小子,也没关系这五百照样给,你看怎么样?」  

    说完之后一副自己很大方的样子。  

    其实狗山子内心的算盘,打得非常的精妙。  

    只是模糊的说让妈妈去他家里住一年,并没有直接说结婚,毕竟也是怕被妈妈克的,三个孩子也跟他没关系,毕竟只是妈妈过去「小住」一段时间而已。  

    然后外公和妈妈看不上他,他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妈妈给他生完孩子就可以直接回来了,两个人就没什么关系了。  

    表面上好像妈妈在卖屄,但是实际上却是有些微妙的。  

    要知道村里很多人结婚娶媳妇,都是没有结婚证的,狗山子这种所谓让妈妈过去住一年,就是在结婚和卖屄之间很模糊的一种关系,结婚他自己肯定怕死不愿意的,直接让妈妈卖屄,妈妈和外公肯定不会同意,所以弄了个很模糊的办法。  

    既保证不结婚,妈妈不能克死他,又不是让妈妈卖屄,外公和妈妈能保住面子。  

    退一步说就算妈妈一年都没怀孕,他也能肏一年朝思暮想的大奶大屁股女人,享受一年的美屄大奶子也是不亏的。  

    「拿着你的钱回去吧」  

    狗山子没想到外公直接拒绝了,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心里有些犯嘀咕。  

    矿老头借到钱了?不可能啊,现在小娟这样子谁敢要啊,难道是矿老头熬不下去,让小娟卖屄挣钱了?那也不对啊,小娟的屄能卖给别人,怎么就不能卖给我呢?然后开口说道:「矿老哥这次我可是真心的,咱们再商量商量呗,不行再想想别的办法」  

    外公直接伸手,把狗山子往门口推,成天干活的外公,力气自然比游手好闲的狗山子大多了,直接被外公推到了门口:「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回去吧」  

    「矿老哥别啊,咱们再商量商量啊,我可是一片好……」  

    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直接把狗山子的鼻子撞红了。  

    疼得他龇牙咧嘴的,推了两下发现大门被上死之后,表情立马就变了转头往回走。  

    心里咒骂着,柳矿你有什么不起的装什么装啊,你那骚屄闺女白送也没人敢要,肯定是去城里卖屄,当三陪小姐挣的钱。  

    闺女的大骚屄大奶子不卖我,肯定是怕熟人知道他带着闺女卖屄呢,怕熟人看到丢脸。  

    父女俩还看不起我呢,当老子的带着闺女去卖屄还有什么脸啊,小娟的那奶子大屁股不知道多少人摸过吃过了,骚屄也不知道多少鸡巴肏过,说不定柳矿自己就肏过自家闺女,反正你和闺女睡的一个屋子,想象着父女两人在一起肏屄的样子,狗山子忍不住了,想回家打个手冲。  

    就在狗山子加快步伐往家赶的时候,发现对面来了个熟人。  

    是隔壁村李思娃那个老实疙瘩,一身崭新的老式黑蓝色中山装,手上大包小包的提溜着,好像要串亲戚,可是这个村老实疙瘩也没什么亲戚啊,有也是那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也不用带这么多礼,而且众多的礼物中还有一大条礼肉(猪肋条)。  

    这时候狗山子上前打趣道:「思娃这是上哪儿串亲戚啊,带这么多东西」  

    李思娃一看是邻村有名的二流子,不想惹麻烦,嘴巴一咧笑着说道:「我是过来相亲的」  

    「相亲?跟谁相亲啊?不会是王寡妇吧」,这李思娃也五十岁的小老头了,也就比自己小几岁,他能找谁相亲啊,也就四十多的王寡妇了,别的好像也没有啊。  

    这个王寡妇说起来也是个传奇人物,当初丈夫去世,留下一对儿女孤儿寡母的,有一年收粮食,土质的生产路被雨水冲坏了,王寡妇一个人用板车实在是拉不动,一个人坐在路边板车旁哭了起来。  

    这时候有很多大老爷们儿围观,但都不敢帮怕被人说闲话,这时有一人开了句玩笑。  

    「你把裤子脱了,当着我们的面儿尿一泡,我就帮你把粮食拉回家」  

    结果人家王寡妇听到这个,直接真就裤子一脱,光着屁股当着大伙的面尿了起来,一股水流从腿间黑毛射出,把周围人都吓了一跳,让人家尿尿的人也下不来台了,只好帮人家把粮食拉回去了。  

    这一彪悍的表现,镇住了一些想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人,但也吸引了一些其他人。  

    比如说就是狗山子,狗山子曾经就肏过王寡妇,当然是要帮人家干活的,不干活王寡妇也不会让狗山子肏.  

    这种其实也算不上卖屄,只是一个无亲属的寡妇生活不易,农忙的时候陪别人肏屄睡觉渡过难关,肏屄的基本是光棍或者寡夫,有媳妇的也不会去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有点像东北那种拉帮套,就是自家男人身体不行,所以找个男的肏自己老婆帮自家干活,只不过没拉帮套那么严重,没到活着给自己老婆找男人的那种地步,而是自己男人死了,举目无亲实在没办法才会找别的男人。  

    听到狗山子的话,李思娃笑着摇了摇头。  

    「嘿嘿别不好意思,没什么丢人的,虽然王寡妇好客大腿宽,可是有媳妇总比我这没媳妇的强吧,而且有了男人之后总会收敛的,总不能老张开大腿过日子吧」,看到李思娃没说话,狗山子以为李思娃这老实疙瘩不好意思,闲着也是闲着逗着玩玩。  

    李思娃并不想和狗山子说话,只是再次摇了摇头。  

    不理我,你个小矮子还来劲了,看我不气死你:「思娃老弟你不知道,那王寡妇的屄我肏过,大腿根儿的骚屄黑的很,奶子和屁股也就看着大,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屁股还好奶子早就下垂了,对了她的屄上还有一颗痣,你洞房花烛的时候可要看清楚啊,她的屄毛我还薅过呢」  

    这小子怎么还没反应啊也不生气,突然狗山子好像意识到什么了,李思娃这老小子,可能就没见过女人的屄长的什么样子,自己跟他说王寡妇的屄很黑,他可能不懂自己什么意思。  

    「思娃老弟我跟你说,女人的屄特别是小女孩的屄,是粉粉嫩嫩的那叫一个漂亮好看啊,只有被鸡巴肏过很多次的屄才会变黑,你将来媳妇儿的屄被很多鸡巴肏过,屄是被别人的鸡巴肏黑的……」  

    这时候狗山子还没说完,李思娃就愤怒的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闭上你的嘴吧」  

    终于生气了呵呵,生气又怎么样,反正你媳妇的屄,老子提前已经替你肏过了,还不止一次嘿嘿。  

    李思娃当然不是愤怒王寡妇的事儿,而是狗山子说她媳妇的屄被很多鸡巴肏过,而且都肏黑了,李思娃当然知道妈妈的屄是鲜红色不是黑色,也没被很多人肏黑,只是被爸爸的鸡巴肏过,狗山子胡说八道所以心里有些不满:「不是王寡妇」  

    本来以为说到李思娃心里的狗山子还在暗爽,把老实疙瘩未来的媳妇的屄肏了,没想到话头一转,李思娃说不是跟王寡妇相亲。  

    不是跟王寡妇?村里未出嫁的小姑娘倒是有,可是谁会找这个小矮子老头啊,其他的……其他的……狗山子灵光一闪,这矮子不会是要娶小娟吧?。  

    怪不得矿老头敢直接卷了自己的面子,原来是李思娃想娶小娟,彩礼钱这老实疙瘩肯定是有的。  

    以自己对李思娃的了解,李思娃和柳矿的朋友工友,借点小钱可以,直接把闺女嫁给对方是不可能的啊。  

    不是说柳矿舍不得,都到了这地步他还有什么舍不的,而是李思娃不敢要啊,李思娃攒钱曾经听说可是想买一个媳妇的,他们家就剩他独一个,被克死就绝后了,他绝对不会同意娶小娟的啊。  

    「你……要娶老矿家的小娟?」,狗山子试探的问道。  

    「嗯」,李思娃的话很少。  

    狗山子听到李思娃肯定的话语,突然挺佩服李思娃的,竟然为了肏屄不要命了,但是内心又嫉妒的要死,这小矮子以后就能天天肏小娟那骚屄,鼓鼓囊囊的大白奶子也能摸到手软,他这么矮小娟那么高,说不定小娟那大屁股都爬不上去,自己去代替掉李思娃多好啊。  

    然后酸酸地说道:「思娃兄弟我可是为你好啊,我虽然是小娟同村的长辈,但还是要说句公道话,她都克死了两个人了,你家就你一个独苗了,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为了个女人不值当啊」  

    「我不怕」  

    听到李思娃说不怕,那证明他还是信小娟能克死人的,于是悄咪咪的说道:「兄弟啊你太老实了会吃大亏的,我跟你说小娟那小妮子的皮肉是不是看着很白嫩啊,我告诉你小娟的屄也很白嫩不长屄毛,那天她在院子里洗澡我看到的,小娟一个人在院子里耐不住寂寞揉屄,白白嫩嫩的屄就是没有一根屄毛,以前老一辈儿管这叫白虎屄谁碰谁死啊,小志他爸和轩子就是被不长屄毛的白虎屄克死的,你还是悠着点吧」  

    李思娃前边听到狗山子看到过妈妈洗澡心里还有点生气,后面狗山子一说妈妈的屄没有屄毛,李思娃就知道狗山子纯属在胡说八道了,妈妈的屄他不仅见过还肏过,屄毛多得很呢,根本就不是李思娃说的没屄毛的克夫白虎屄。  

    「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  

    看到老实疙瘩生气了,狗山子又有点害怕讪讪一笑:「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那人肯定是造谣哈哈,我给你去敲门」  

    然后跑到外公家门口,咣咣咣的敲着大门,主要是他想看看,李思娃想娶妈妈是不是真的。  

    「来了来了」,外公匆匆的走向门口,开门一看居然还是狗山子:「你小子怎么还没走啊,找打呢是吧」  

    「矿老哥别啊,我是给思娃兄弟敲门的,今天不是思娃兄弟来相亲的嘛」,狗山子赶紧让开,让李思娃走到前边。  

    外公看到是李思娃,欣喜地招呼道:「带着这么多东西,一路上累坏了吧快进屋坐」  

    狗山子想顺势跟着进去,说不定中午能混一顿好饭,结果李思娃刚进门,外公砰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门关上之后狗山子还没走,在门口转悠着,时不时的扒着门缝看一下,当然是什么都看不到。  

    外公忙着招呼李思娃,妈妈在厨房做饭,听到门口的脚步声,我以为是又来客人了,打开门一看是狗山子没走。  

    「矿老哥啊我……,小志啊我跟你外公有事儿要谈」,张口的就是矿老哥的狗山子,看到是我有些尴尬。  

    「改天吧,今天我们家有客」,我并不打算放他过去,而且我也对村里辈分之类东西的不太感冒,只知道狗山子不是个好人,所以说话有点不客气。  

    「小志啊,山子爷爷跟你外公和李思娃都很熟的不是生人,说不定还能撮合你妈和思娃呢」  

    我也没跟李思娃多话,直接把门关好插上了。  

    门外传来了狗山子的咒骂:「小志你可真听话啊,你外公让你妈卖屄,你还在后面数钱,今天李思娃来干嘛的啊?是来肏你妈的嫩屄的,他肏你妈屄这事儿今天就定下来了,你还这么维护他,你妈的屄是有多骚多饥渴啊,这么缺鸡巴肏啊,儿子和爹都帮忙找鸡巴……」  

    我听到后突然把门打开,狗山子看到我开门吓得赶紧跑了,狗山子这个混子心里很清楚,半大小子手里最没轻重,所以不敢多留。  

    回到院子里,我发现狗山子的话,竟然没有让我怎么生气,我生气的只是他对妈妈满嘴的脏话对妈妈的侮辱,并不是他话语里的意思,难道说我内心也是这么想的?  

    曾经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位置现在换了个人,年轻的帅小伙变成了黑矮的小老头。  

    李思娃坐在曾经轩叔坐的地方,紧张不安的左右乱看,还真有点新女婿上门的意思。  

    外公看到李思娃很紧张,笑着说道:「我家你又不是没来过紧张个什么,小娟小时候不是你看着长大的吗?你忘了小娟小时候你还抱过,还尿过你一身呢,都是自家人放松点儿」  

    李思娃也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挠着头傻笑。  

    毕竟以前跟外公来家里,李思娃看妈妈,是长辈看小辈是父亲看女儿的感觉,慢慢的妈妈出落得越发标致,李思娃曾今内心感叹,不知道小娟以后会便宜给谁。  

    从来没想过着漂亮的大姑娘会属于自己,而且在结婚之前老友的漂亮闺女的屄,自己已经肏过了,所以内心感觉有点对不住老友。  

    我在厨房和妈妈做饭,听到外公说妈妈小时候在李思娃身上尿过,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妈妈那天被她的肉屌肏尿的画面,心里一阵的不爽,外公啊何止小时候啊,妈妈前几天还光着屁股被李思娃的肉屌肏尿过。  

    其实我这时候,反而很想念轩叔,如果妈妈必须结婚,必须和一个男人上床睡觉,我希望是一个年轻帅气的,而不是一个邋里邋遢的小老头。  

    这时候李思娃从怀里掏出一个,用一个红手绢包好的一沓钱递给外公:「这是给小娟的彩礼,矿老哥你拿着」  

    外公也没客气,接过红包笑呵呵的说道:「还叫我老哥啊,这不是差辈了吗」  

    听到外公的话,李思娃憋得脸色通红:「爸~ 」  

    管曾经的好哥们叫爸,李思娃也是感觉很怪异很别扭。  

    外公:「诶~ 这就对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中午吃饭落座的时候,我刚想坐下,李思娃也同时要坐到我旁边,结果我屁股一抬又换了个位置,李思娃脸上有一丝尴尬,然后又对着我笑了笑就坐下了。  

    我特地坐的离李思娃很远,李思娃旁边是小蕾和外公,我和妈妈坐在一块儿。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发现李思娃猴爪子一般的手,整个黑黢黢的,不知道是就没洗干净过,还是说他的手就那样。  

    吃饭前他还上过一次厕所,上完厕所直接上桌了也没洗手,而且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说不出来的臭味,所以我想离他远一点。  

    外公看李思娃低着头一心吃菜,开口提醒道:「思娃啊你今天来这一趟,你跟小娟的事也算定下来了,咱也不大操大办,要不选个日子就把小娟接过去吧」  

    李思娃和妈妈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脸色通红,李思娃小声说道:「都听爸的」  

    妈妈则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外公哈哈一笑:「那就下个星期天吧日子不错,小蕾也不用上课,对了以后小蕾上学也近,不用跑这么远了是吧小蕾」  

    小蕾听到外公说到自己,也是像妈妈一样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我知道小蕾只是不愿意换环境,小蕾挺依赖熟悉环境的,当初刚搬外公家里她就很不适应,可能现在刚刚适应就又要搬走了,所以心里有些不舒服。  

    重新收拾东西,重新准备搬家,普通的结婚自然不用当天就把大包小包搬走,但是李思娃和妈妈这对,一个年纪大一个不是新婚,所以一切从简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看着角落里的行李,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心想会不会第二天传来消息,李思娃也死了?  

    我心里一方面诅咒,恶心的小老头最好死了,妈妈就不用嫁给他了,另一方面又希望他别出事儿,他一死我妈妈就真的完了,克夫而且连着克死了三个,还不被唾沫星子淹死啊。  

    第二天妈妈的穿着也很简单,牛仔裤白色秋衣浅蓝色格子衬衫,我们一家人在客厅里静静的等着。  

    渐渐地听到了手扶拖拉机的声音,还有一些孩子们的吵闹声。  

    我和外公出门一看,李思娃开着一辆崭新的手扶拖拉机,车的前后还绑着四条红布条显得很喜庆,正在给一群小孩发喜糖。  

    车斗里边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礼肉、公鸡、还有些柏树枝可能是什么讲究吧。  

    把小孩打发走之后,李思娃把车斗里乱七八糟的拿了出来,对着外公说道:「爸、小志你们上车吧,我进去帮你们把行李拿上来」  

    外公接过李思娃手上的礼,高兴地说道:「早上忙的没怎么吃饭吧,要不吃了早饭再上车」  

    「还是回家吃吧,家里什么都有现成的」,李思娃给了外公一包烟。  

    外公是不抽烟的,但也接住了。  

    然后就是把那些大包小包的行李装上车。  

    之后外公有些喜极而泣,可能就是常说的父亲嫁女儿的感觉,而且这次嫁女儿来的更加不容易。  

    妈妈感觉真的很高兴,一路上见到同村的人就发喜糖。  

    小蕾可能是对新生活的陌生,感到有些恐惧,而我感觉就跟做梦一样,稀里糊涂的妈妈就又嫁人了,我就要有一个新家了。  

    李思娃开着拖拉机一直在笑,笑的满脸的褶子,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村口路边有一个垃圾堆,平常村里的垃圾都堆在这里,定时的有人用火点着烧掉。  

    而这时候正好有人在烧垃圾,燃烧的烟雾的味道难闻,不过还好刚开始火还没彻底点着,外公看着烧垃圾的那人说道:「你早不烧晚不烧偏偏这时候,先别急着点火先让我们过去」,说着给点火的大爷扔了一包糖。  

    「行今天小娟出嫁,你们最大赶紧过吧」,大爷哈哈一笑也没再继续点火。  

    垃圾堆挺恶心的,我也没往那边看,随意的看着路两边的风景。  

    然后远处的坡上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就进入了我的视线,土质看上去很新,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是轩叔的。  

    原因很简单,新坟没有墓碑,小孩不下葬,大人没结婚不立碑,没后代进祖坟不吉利,所以它是孤零零的,这点简单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  

    如果当初轩叔没出事多好啊,我发现当初妈妈跟轩叔在一起,自己心里的不舒服全都没了,只剩下无尽的惋惜。  

    拖拉机从烟雾中穿过之后,烧垃圾的大爷跟妈妈说道:「小娟啊以后要常会娘家看看啊」  

    妈妈回道:「叔那肯定的啊,咱两个村又这么近」  

    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村子,透过烟雾和火焰,村庄的房子显得有些扭曲,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刚才穿越那个垃圾堆火焰,才让我回到了现实。  

    妈妈到了李思娃的家门口之后,也没什么繁琐的规矩,就是在门口放了一挂鞭炮,然后在大门口跨了个火盆,就算是过门儿了。  

    院子里我还是很熟悉的,毕竟前些日子偷看妈妈和李思娃肏屄的时候来过,只不过现在多了几个砖头垒的土灶台,几个五六十左右的大妈在忙活着。  

    中午是大锅饭,不过很舍得放肉,油水算是不少,下午也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下午李思娃要带着妈妈,去李思娃父母的坟上烧纸,是告诉双亲自己娶媳妇儿了,顺便让父母见见儿媳妇长的什么样。  

    总之就是看起来没什么事情,但是随便一忙活就到了晚上,弄上几桌上好的席面招待大家。  

    这顿好饭吃完之后,一些帮忙的街坊邻居都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几个跟外公和李思娃关系好的老哥们儿。  

    也就四五个老头左右,几个人一张桌子在院子里喝了几口,但毕竟新婚之夜,所以也没多喝。  

    我和妈妈小蕾一直在房间里看电视,是的李思娃新买了电视,当然是黑白的电视。  

    房间里和上次我偷看妈妈被李思娃肏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  

    首先最里边不再是只有一张大床了,大床的床尾有两张小床,两张小床的床头床尾的紧挨着,大床和小床的排列整体像一个丁字。  

    妈妈看到我在往卧室里边看说道:「那是你李叔新买的两张小床,你和小蕾一人一张床,不用像在外公家一样再挤一块儿了」  

    我敷衍的对妈妈笑了一下,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在外公家挤一个大通铺,可是中间是有布帘隔开的。  

    再加上外公是单身,妈妈当时也是单身,所以晚上基本不会有什么尴尬。  

    可是妈妈和李思娃结婚,晚上肯定是要肏屄的,不弄个遮挡的东西肯定不合适,可是现在就是没有遮挡的东西。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八点多了,院子里闹哄哄的,李思娃的声音传了进来:「小娟啊,咱爸要走了,你出来送送」  

    听到这话我和妈妈还有小蕾,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其中一个大爷还嚷嚷着:「老矿啊你走那么早干嘛,家里又没个人,不是还没闹洞房呢嘛,咱们一块儿跟思娃玩玩啊,咱几个兄弟都在,你走了多可惜啊」  

    外公哈哈一笑:「你喝多了说什么胡话呢,哪有老子闹闺女的洞房的,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啊,你们闹就闹吧我先回去了」  

    一群人把外公送出门口就回去了,就留妈妈外公小蕾我,还有站的稍微远点的李思娃,毕竟一家人告别他得有点眼色。  

    外公看着妈妈一直在哭,一直在掉眼泪,就好像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小娟你怪爸吗?」  

    妈妈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手绢,给外公擦着眼泪:「爸我不怪你,那天晚上冷静之后我就不怪你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外公听到妈妈不怪他就笑了:「好闺女以后好好过日子,还有小志照顾好你妈和妹妹,我这就回去了」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妈妈和妹妹的」,我向外公保证道。  

    妈妈在我头上轻轻拍了一下笑道:「臭小子还学会装大人了还照顾我呢,我照顾你还差不多,你的衣服自己洗过几次啊」  

    看着妈妈数落我,母子之间逗趣,外公也不想再耽搁:「行了你们回去吧」  

    然后跟我们挥了挥手,一个人孤寂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妈妈和李思娃刚回院子,就被四五个大爷围上了,推推搡搡的进了卧室。  

    小蕾被那些洗碗刷盘子的大妈们叫了过去,抱着丫丫坐在在院子里聊天。  

    我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想着这群大爷赶紧闹完洞房我就睡了,今天看上去没干什么事情,但总感觉很累。  

    床那边李思娃和妈妈已经被推搡到了床边,一群大爷起哄着要看两个人喝交杯酒。  

    反正电视也挺无聊的,我索性看闹洞房是怎么闹的。  

    这时候一位胖大爷把酒壶酒盅拿来了。  

    李思娃和妈妈想着喝个交杯酒也没什么,两个人就接过酒盅,胳膊纠缠在一起准备喝酒。  

    这四五个大爷最小的也有五十了,最大的有六十多,闹洞房的一般必须是新郎的哥们儿同龄人,也就是说他们很长时间们闹过玩过了,好不容易待到这次机会。  

    而且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少妇,奶子大屁股大的,家里的黄脸婆早就看腻了,但是谁家结婚,闹洞房的都是小年轻们,怎么也轮不到他们啊。  

    现在这弟妹怎么漂亮,奶子屁股这么翘,怎么着也得占点便宜,要不然以后想光明正大的,找年轻女人占便宜基本没机会了。  

    就在妈妈和李思娃准备和交杯酒的时候,李思娃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李思娃的手肘隔着衬衣,就在妈妈鼓鼓囊囊的胸前顶了一下,妈妈的胸前的柔软就被挤压变形了,两个人酒盅里的酒瞬间就洒了出来。  

    「不行不行没喝上不算,再来一次」,看到妈妈柔软的大奶子,被李思娃手肘轻轻撞那一下,几个大爷都很兴奋。  

    然后几个人急急忙忙得给妈妈和李思娃倒上,喝的时候李思娃再次被推了一下,手臂再次在妈妈的奶子上蹭了一下。  

    后面就越来越明目张胆也不隐藏了,直接就是明着把李思娃的手臂往妈妈的奶子上推。  

    但因为被推的人是李思娃,所以酒盅里的酒基本都撒在妈妈身上了。  

    拿酒的胖老头笑着对李思娃说道:「弟妹的衬衣都湿透了,弄不好要着凉,是不是脱下来好点」  

    李思娃也没拒绝:「那就脱呗」  

    胖老头嘿嘿笑道:「这是你媳妇儿啊,当然是你来脱了,你要是说让我来,那我也就勉为其难,就当学雷锋了」  

    李思娃笑骂道:「你想得美,我媳妇肯定是我来了」  

    因为里边还有一件秋衣,所以李思娃脱妈妈的衬衣,妈妈并没有拒绝,只是这么多人看着有点难为情。  

    衬衣下边的扣子还好,李思娃解妈妈衬衣胸口的扣子时几乎是被大奶子崩开的,当衬衣被李思娃脱下来之后,几个老头子都愣住了。  

    妈妈的白色秋衣和牛仔裤都很贴身,特别是白色秋衣,把妈妈的大奶子大屁股的葫芦身材显示得淋漓尽致。  

    而且胸口刚才撒的白酒有点湿,白色衣物一沾水就有点透明,透过衣物隐隐的能看到,妈妈丰硕巨乳中间那深不可测的乳沟。  

    还因为秋衣比较薄,妈妈胸前圆润的高耸上面,还能看到胸罩的痕迹。  

    这群老古董哪见过这场面,一个个都看傻了,以前的女人是尽量不显露身材的,尽量掩盖的奶子屁股的,哪像妈妈这样的,仅仅隔着层薄薄的布,性感丰满的身材尽显。  

    本来李思娃还在等着朋友的下一步指令,结果发现没声音了,回头一看发现,几个老头盯着妈妈的奶子看。  

    妈妈被看的不好意思,红着脸低着头不语。  

    李思娃心里别提多自豪了,以前哥几个还炫耀他们的媳妇,现在还不是看着自己的漂亮媳妇流口水。  

    「你们还玩不玩了,不玩我们睡了啊」,看着平常一本正经受人尊敬的老人,现在都一副老色鬼的样子,李思娃打趣地说道。  

    还是胖老头先反应过来:「玩当然玩了,怎么能睡这么早呢」  

    旁边的老头说道:「我去吧苹果拿来,让他们啃」  

    胖老头直接拦着了,不想玩无聊的两口子啃苹果,想直接来刺激的:「啃苹果有什么意思啊,我有一个更有意思的,就怕思娃和弟妹不敢玩儿」  

    这时候妈妈心里有些没底,偷偷看了看李思娃,李思娃对妈妈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胖老头说道:「我没什么不敢的,只要你敢我和小娟奉陪到底」  

    胖老头兴奋地说道:「是条汉子,我在你房间里藏了个西瓜,找不到你罚酒一杯,找到我们几个罚酒一人一杯怎么样」  

    李思娃满口答应:「行没问题」  

    妈妈刚在在屋子里是看过的,柜子里有些新被子和吃的点心,哪来的什么西瓜啊,不过胖老头刚说完,一群老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挺翘的大屁股看,妈妈就明白了。  

    「屋子里就这大地方,我都提前搜过了没有,只有弟妹地屁股蛋儿看着像塞了个西瓜,你说是让弟妹裤子脱了让我们看看呢,还是说你自己把手伸进去摸一摸,看看弟妹屁股里是不是有西瓜」,胖老头得意的说道。  

    李思娃嘿嘿笑道:「我媳妇儿的屁股哪能让你们看啊,当然是我来摸一摸看看有没有了」  

    妈妈也是农村人,对于闹洞房也有耳闻,所以也没有排斥。  

    就在妈妈松完皮带,李思娃的爪子准备伸进妈妈的裤子时,胖老头又说话了:「你别着急啊,要听我指挥,要不然你光顾着摸弟妹的屁股蛋儿了,不找西瓜了怎么办啊」  

    李思娃:「行你说怎么来就怎么来」  

    「你先把手伸进弟妹左边的裤子里,捏几下看看那是弟妹的屁股,还是藏的西瓜」,胖老头看着妈妈的肥臀说道。  

    「行」,然后李思娃就把小黑手,从妈妈的后腰和裤子的缝隙中钻了进去,手掌紧紧地贴着妈妈柔软光滑的大屁股。  

    胖老头看着妈妈屁股上裤子凸显出来的手掌印,急忙说道:「你捏几下看看是真屁股还是西瓜」  

    李思娃听到后也不客气,对妈妈娇嫩的大屁股蛋一阵揉捏。  

    一群老头隔着裤子,看到妈妈一边的半个屁股蛋儿,在一只手印下肆意的揉捏变形。  

    摸了一会后还没人喊停,李思娃问道:「我还要摸多久啊」  

    一群老头看着妈妈性感的大屁股,一会儿在自己裤裆调整一下鸡巴位置,一会儿调整一下位置包括胖老头,听到李思娃问话急忙说道:「看来确实是弟妹的屁股不是西瓜,你再捏捏另外一边的看是不是」  

    这时候这群老头已经顾不上指挥了,隔着裤子看着妈妈被揉捏的大屁股,刺激的已经让多年没什么反应的肉屌有了苏醒的迹象,所以赶紧让李思娃接着捏妈妈的大屁股。  

    这时候画面就有趣了,一个小老头再摸一个少妇的屁股,一群老头围观,时不时的摸一下自己的裆部。  

    「我媳妇这半边屁股也是真的,还有什么指示啊」,李思娃一边揉捏着妈妈的屁股一边说道。  

    胖老头这时干脆,已经把手伸进裤裆里不出来了:「还有屁股缝儿里呢,说不定在弟妹的屁股缝里夹着呢,弟妹屁股那么大,这也是说不定的」  

    李思娃看着老哥们儿们面红耳赤的样子,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对胖子笑骂道:「哪有屁股缝里夹西瓜的,你媳妇儿屁股缝里能夹西瓜啊」  

    「能的我媳妇屁股小,可能夹不了,弟妹屁股这么大说不定就能夹西瓜,不信我把你嫂子叫进来,让她跟弟妹一块儿裤子脱了,看看谁的屁股大」,胖老头呼吸都不稳了。  

    胖老头一说这话,其他人都愣住了,这话其实已经说得有点过了。  

    再说了胖老头的老婆,年轻时候长得还可以,现在中年妇女老太婆一个谁愿意看啊。  

    李思娃肯定是不愿意的。  

    胖老头说完也反应过来自己有点过了,尴尬的说道:「那这就算是你没找到,你洞房花烛夜也不罚你喝酒了,你拿点卫生纸,给弟妹胸前的酒水擦一擦」  

    「行今晚谁先走谁是孙子」,然后李思娃拿了两张卫生纸,从妈妈的领口伸进去,在妈妈白嫩的奶子上擦了几下。  

    刚才摸屁股是在妈妈身后,妈妈看不见还好,可这次奶子是在妈妈面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很难为情,一群老头围观丈夫摸自己的奶子,头瞥向一边尽量不跟那群老头们对视。  

    我也才明白为什么外公那么早就走了,不走难道跟自己的一群老伙计,一起调戏自己闺女的屁股和奶子啊?就算不参与在旁边看着也很尴尬啊,所以外公才会早早就走了。  

    胖老头让李思娃擦妈妈的奶子只是缓兵之计,没想到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本来妈妈的白奶子隔着衣服,被李思娃拿着卫生纸蹭来蹭去一抖一抖的,看着也没那么刺激,但是偏偏李思娃觉得妈妈的奶罩碍事,把妈妈的奶罩退推下去。  

    妈妈奶罩刚被推下去,两个硕大坚挺的巨乳瞬间就失去束缚跳了起来,李思娃又轻轻一捏,两个乳头里的奶水激射而出,奶水把妈妈胸前打湿了一大片。  

    胸前被奶水打湿之后,布料黏黏糊糊的紧紧贴在妈妈的大奶子上,白色布料变得有些半透明,就好像妈妈裸着上身,大白奶子漏出来了一样,特别是大奶顶端了鲜红色红枣充血高高勃起特别明显。  

    如果说刚才老头们是鸡巴有点感觉,这会儿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老鸡巴已经勃起了,感觉可以舒坦一次了。  

    他们是知道妈妈带着丫丫来的应该有奶水,但是没想到妈妈的大奶子里奶水这么多,还是喷射出来的。  

    几个人脑袋凑到妈妈胸前仔细看,鼻子都快碰到妈妈的奶子头了,细看还能隔着衣服瞧见妈妈奶子头周围的青色血管,胖老头恨不得一口咬上去,咬着妈妈的奶子就猛吸,但是他不敢这对奶子不属于他。  

    李思娃又故意挤了一下妈妈的奶子,妈妈奶头喷射的奶水,直接透过衣服,有些直接溅到了老头们的脸上,显得他们很狼狈的样子。  

    「怎么样认输吧还来吗」,李思娃笑呵呵地说道。  

    那群老头狼狈的擦了擦脸上的奶水,其实他们心里想多来几次,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我还有个游戏,就怕你不敢玩儿打退堂鼓」  

    「我有什么不敢玩的,你就喜欢吓唬人」,李思娃这个时候也杠上了。  

    妈妈这时候也发现了,这些游戏也只是夫妻间互动,别人也不敢对她动手动脚的,所以也没反对。  

    「你们两口子得先把衣服脱光」,胖老头猥琐的笑着。  

    「啊——」,妈妈吓了一跳,这有些过分了吧。  

    胖老头急忙说道:「弟妹别担心,当然不是当着我们的面儿脱光了,而是你们两口子盖着被子脱光,我们不看的」  

    妈妈一听到是在被子里,不是大庭广众之下脱光松了口气,早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所以妈妈把自己的鞋袜一脱,直接就把大床的被子拉开钻了进去,整个人包括头部都蒙在被子里。  

    李思娃刚准备脱鞋上床,就被胖老头拉着胳膊拦下来了:「弟妹身子金贵,别人不能看,你个老家伙还钻什么被窝里脱啊,在这里脱了衣服再进被窝」  

    「脱就脱谁怕谁啊,老汉我还怕你们几个看啊」,说着李思娃就坐在床边,干净利落的脱得一丝不挂。  

    和我那天看到的一样,精瘦黝黑的矮小身材,胯间一条大的夸张的肉屌晃荡着,龟头很大就像一朵蘑菇,和矮小的身材极不匹配。  

    「你小子的家伙事儿还真不赖啊,弟妹你不能光蒙着头啊,你得看一眼思娃是不是脱光了,有没有作弊啊」,胖老头嘿嘿的对蒙在被子里的妈妈说道。  

    妈妈听到后,头慢慢的从被子里探出来看了一眼,只见李思娃光着屁股,熟悉的大肉屌在胯间晃荡着。  

    虽然妈妈和那群老头都见过李思娃的鸡巴,但是一群外人在场,一位娇媚的美少妇看着一根鸡巴肉屌娇羞还是很刺激的,即使那鸡巴是她丈夫的。  

    那群老头看到妈妈看了李思娃的肉屌一眼满脸的娇羞,心里别提多刺激了,一个美娇娘在看鸡巴肉屌,就好像自己的鸡巴也被看美少妇到了一样刺激。  

    李思娃自己也是,看到妈妈盯着他的鸡巴看了一眼,原本在胯间晃荡的肉棒,瞬间就龙抬头了。  

    「好了别炫耀你的鸡巴了,赶紧进被窝,别让弟妹等急了」,看着李思娃得意的样子,胖老头推了他一把。  

    「媳妇儿我来了」,然后李思娃就和妈妈钻进了一个被窝。  

    这时候李思娃和妈妈身体都在被子下面,只有头是露出来的。  

    「这时候就得劳烦兄弟,把弟妹的衣服也脱光,一定要脱光不能糊弄事儿啊」,几个老头眼巴巴的看着,被子里面的两口子。  

    李思娃听了之后就把脑袋钻进被子里了,被子起起伏伏了好几次还没出来。  

    胖老头撸着鸡巴着急的问道:「你不会在故意拖时间吧,不敢玩就直说」  

    被子里传来了李思娃的闷声:「谁拖时间了,只是我媳妇的裤子不太好脱」  

    胖老头听到后点点头:「弟妹屁股那么大,确实可能不好脱,要不我进去帮帮你嘿嘿」  

    「你还是回家脱你媳妇的裤子吧」,说着妈妈的裤子,就被李思娃从被子里扔了出来。  

    看到只有裤子,胖老头怀疑地说道:「怎么只有裤子啊,裤衩可是也要脱的啊别耍赖,难道弟妹里边没穿裤衩啊?牛仔裤的布料那么硬,弟妹皮肉那么娇嫩多喇的慌啊」  

    至于没内裤会被裤子喇到哪里,自然不言而喻,就是裤裆的肉屄会被喇到。  

    难道弟妹今天一整天都没穿裤衩?就是外边的裤子直接兜着肉屄呢?  

    这时候李思娃的脑袋钻了出来:「谁说没穿裤衩了,不是在裤子里边吗,你们没看到啊」  

    胖老头他们,这才拿起妈妈的裤子,看到裤子里边确实有一条小内裤。  

    蕾丝花边紫色的,看上去没有多少布料,想想了一下妈妈穿上之后,那大屁股蛋根本兜不住,就跟没穿光着屁股一样。  

    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内裤,哪怕是家里二十多的儿媳妇,有时候洗的内裤,他们也没见过这样的,所以刚才没注意,以为妈妈的内裤没脱或没穿。  

    「弟妹不愧是城里来的,裤衩都不一样啊」,那群老头争抢着妈妈的内裤,一方面是没见过这么性感的内裤,另一方面是闻妈妈的内裤上有一股淡淡的骚味。  

    特别是胖老头,假装把妈妈的内裤递给别人看,「不小心」在自己被鸡巴撑起的裤裆上蹭了几下,恨不得把妈妈的内裤塞进自己的裤裆里鸡巴上。  

    看着老哥们的狼狈样子,李思娃嘿嘿笑着,结果被妈妈红着脸掐了一下:「哎呦」  

    李思娃疼的那一声,直接把争抢妈妈内裤的老头子们拉了回来,胖老头最后闻了一口说道:「接着脱啊,把弟妹的上衣和奶罩都脱了啊」  

    脱裤子的时候,妈妈只要大屁股抬一下就可以了,可是脱上衣在被子里很不方便。  

    所以妈妈直接把双臂伸出了被子外面,当李思娃把妈妈秋衣剥下来的时候,妈妈雪白的双臂就在外面,向众人展示着。  

    因为躺着重力的原因,大奶子的位置比较靠近肩膀,胖老头他们甚至看到了一点,妈妈胸前白嫩的圆弧。  

    紧接着妈妈的胸罩也被扔了出来,整个胸罩有点湿漉漉的,刚才喷射的奶水残留在上边还没干。  

    胖老头一本正经的拿过妈妈湿漉漉的奶罩,一手撸着鸡巴一手拿奶罩说道:「弟妹这是奶水太多了啊,奶罩都被奶水弄湿了,奶子涨奶很难受的,以后思娃兄弟没事要给弟妹吸一吸,挤一挤奶水啊」  

    李思娃很喜欢玩弄妈妈的奶子和奶水,但是并不知道还有涨奶这一说:「涨奶奶子很难受吗?」  

    其实这句话既有疑惑,又有问妈妈的意思。  

    可妈妈当着外人也不能说啊,总不能说自己奶子涨得难受,需要把奶水挤出来或者吸出来吧。  

    听到李思娃的疑惑,胖老头急忙解释道:「可不是吗,以前我儿媳妇就是奶水多涨得难受,就是奶头不太通,整个人憋的难受,医生让我儿子给吸出来奶水才通畅的,弟妹的奶子这么大,奶水喷的又这么多可不敢含糊,弟妹这大奶子你以后可要多吃点,要不然以后弟妹奶子不仅涨的难受,胸口也老是湿乎乎的出门多难堪啊」  

    李思娃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那……哎呦,不说这个了,你要玩什么啊」  

    一群老大爷在讨论自己的奶子奶水的,妈妈实在是有点听不下去了,就掐了李思娃一下,就把这个话题中断了。  

    至此妈妈和李思娃两个人,都已经脱的光溜溜的在被子下面。  

    看到话题被打断了,他们就换了个方式。  

    「新游戏开始,你先尝尝弟妹包的包子好不好吃」,这时候已经能明显看出来,这群老头明显裤裆被高高顶起。  

    李思娃在被子下面,一口咬上妈妈的大白奶子,嘴里嘟囔的说道:「好吃好吃极了,我媳妇的包子就是好吃,软乎乎的可甜了」  

    几个老头用手在自己的裤裆里撸动着自己的鸡巴,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了起来。  

    「枣花馍包子上面的红枣呢,好不好吃软不软啊」  

    李思娃:「好吃着呢软软的,还有包子馅的汁水喷出来呢」  

    「使劲捏看包子的水儿有多少」  

    李思娃:「使劲儿捏把我媳妇的大白包子捏坏了怎么办啊,反正我媳妇做的包子汁水十足的好吃」  

    「汁水多才好吃呢,现在摸一下你家的饺子机,看看饺子皮厚不厚」  

    李思娃在妈妈屄肉上一阵摸索:「饺子皮挺厚实的,包饺子应该挺好用的」  

    「有些饺子皮擀的不均匀,饺子皮的一头很厚,不知道你家的是不是,你捏一下看看」  

    突然妈妈身体一抖,呻吟了一声。  

    李思娃:「饺子皮的头确实有点厚,一小团面没擀开,不过更好控制,小面团一捏机器就出润滑油」  

    「那机器里的润滑油多不多啊」  

    李思娃:「多啊多得很,我们家的机器,只要一碰就不缺润滑油,润滑油多的往外流」  

    「那你和弟妹还真般配,你的馅大弟妹饺子机的饺子皮厚,真实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你的馅儿在饺子机门口吗?」  

    李思娃:「你要我现场包个饺子啊」  

    听到李思娃的话,一群老头没想到李思娃这么放得开,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反正也是人家两口子肏屄,自己一外人还能说什么啊。  

    对于李思娃来说,反正是和自己媳妇肏屄,盖着被子他们又看不见所以不怕。  

    妈妈倒是一直心惊肉跳的,大白奶子和肥屄一直被逗弄着,但也没有勇气拒绝众人和李思娃,好像被众人一直推着往前走。  

    这时候胖老头有点着急了,都玩到这个地步了,人家两口子都要肏屄了,还有什么可玩的,你还能把被子掀开,看看美娇娘的屄是怎么被肏的?显然不可能。  

    但是就这样走了又有点不甘心,周围看了一圈,瞧见了远处沙发上的我眼睛一亮。  

    「思娃你把馅儿放在饺子皮上准备好,一会儿有人帮你包饺子,你自己可别动啊,动了你可就输了」,胖老头嘿嘿笑道。  

    李思娃:「行看你还能玩什么花样」  

    「小志快过来,你妈和你李叔要拜天地了,拜了天地你们就是一家人了,拜天地你这儿子可是要在场的」,胖老头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床上的被子不是太厚走近一看,能大概看出来,妈妈躺着李思娃撅着屁股趴在妈妈身上,我不解地说:「拜天地怎么拜啊?」  

    胖老头好像很激动:「你李叔腰不好弯不下去,你去推一下他就礼成了,你们就是一家人了」  

    你推一下就把李思娃的大鸡巴给推进你妈的肉屄里了,思娃肏了你妈的肉屄,自然就是你爹了,你们当然就是一家人了。  

    我原以为闹洞房都是这样的其实不是的,新婚的新娘一般不会这么过分的,毕竟新娘是黄花大闺女,也没人敢这么来,再说了新婚是有伴郎伴娘挡枪的。  

    二婚的女人就开放多了,什么都见过了才会放得开,所以会更过一点,也没有什么伴郎伴娘。  

    我本来以为就是个什么洞房游戏没想那么多,就在李思娃屁股的那个位置推了一下。  

    结果妈妈一声闷哼。  

    一群老头瞪着红眼,疯狂的撸动着鸡巴,有些干脆把裤子一松,龟头都漏了出来。  

    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我把李思娃的肉屌,亲手推进了妈妈的肉屄里,这群老头看到儿子往母亲的屄肉里送鸡巴,被这一幕刺激到了疯狂。  

    「李思娃……你不准动啊,咱们……咱们可说好的,小志你去推你李叔的后边,快去啊一会儿爷爷们给你大红包」,看到我推了一下停了下来,大爷们鸡巴好不容易硬起来了有点着急。  

    我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想起了刚才,妈妈因为我的动作的娇媚表情。  

    看到妈妈那个样子,我内心有个罪恶的想法,就是把他们包括李思娃赶出去,用自己的鸡巴插进妈妈的肥屄里边,可是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以我对妈妈的了解,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这算是唯一和妈妈亲近的机会,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既然有红包拿不白干活那我推」,然后我就脱鞋上床了。  

    对着李思娃的屁股有节奏的推了起来。  

    「嗯……嗯……啊咿……思娃你慢点」,熟悉的大肉屌在肉屄里穿梭,特别是还被人围观,这让妈妈有点受不住。  

    胖老头调笑道:「弟妹你说什么呢,思娃根本就没动啊,是小志在推啊」  

    「小志……慢一点,不要那么……用力」,妈妈在跟我求饶,就好像我在肏妈妈的肉屄一样。  

    可妈妈可怜的求饶,反而激起了我心中的的欲望,越来越用力,推得越来越快。  

    妈妈:「小志你……你是好孩子要听话,啊……妈妈的……饺子机,要被你……要被你李叔捅坏了,不行了妈妈要被你捅上天了……嗯……」  

    这时候胖老头一边撸鸡巴,一边焦急地说道:「快点啊小志,没看你妈妈很舒坦吗快」  

    妈妈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小志别……妈妈要不行了顶到妈妈芯子里边了……妈妈不行了」  

    一阵疯狂过后,妈妈一头的汗水,红彤彤的小脸对着我说道:「行了小志你睡去吧,我嗯……别……」  

    妈妈感觉到还在自己屄芯子里的肉屌,再次涨的梆硬。  

    「小志快点啊,你妈妈又想要了」,胖老头干脆把自己长满白毛的鸡巴掏了出来,只不过坐在床上背对着妈妈。  

    我再次帮忙推着屁股,妈妈被肏的感觉很快又来了:「小志……好厉害,妈妈要被你肏坏了,你……你要把妈妈的饺子机弄坏了」  

    这时候老头们的鸡巴都是久违的梆硬,胖老头继续拱火:「弟妹乱说什么呢,怎么能乱说儿子把你怎么样了,妈妈跟儿子怎么能说这个呢」  

    「我没说是儿子肏我,我是……我是跟孩子他爸肏屄呢,嗯……不行又顶到屄芯子的痒痒肉了,不行了屄芯子被顶到头了,小娟的肉屄要被肏坏了,小志慢一点妈妈要被你肏坏了」,妈妈又一阵哭腔。  

    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因为老头他们基本是不能说鸡巴屄之类的,只能用其他的暗示,结果妈妈自己被李思娃大肉屌肏的语无伦次,欲望充斥头脑肉屄、肏屄之类的直接说了出来。  

    之后大爷们觉得自己的鸡巴更加坚挺了,撸动的更频繁了。  

    小志使劲肏你妈妈的大骚屄,鸡巴狠狠的肏进去,把你妈妈的肉屄给肏翻,最好把被子给掀开,让我们看看你妈的肥屄大屁股,是怎么被肉屌爆肏的:「小志啊,你妈现在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要不掀开被子看看你妈怎么了?是不是你李叔欺负你妈呢,你看你妈都哭了」  

    我当然不能听这群老头的,知道被子里妈妈的肥屄,在被我推着李思娃的肉屌冲击着,掀开被子岂不是便宜了这群老头,所以没理他们。  

    反而是被子下面的李思娃,自己不用动,被我推着屁股肏妈妈的肥屄,这刺激的李思娃差点直接射了,不过还是忍了下来,享受着亲儿子推屁股肏他亲妈肉屄的感觉。  

    「小志……好大啊,妈妈的……小妹妹要被你肏坏了……快住手,你屁股欠打了是不是啊……」  

    妈妈说的话,就好像我在和她肏屄一样,我怎么可能舍得停下来,只会更加努力。  

    「小志妈妈不揍你了……你停一下,哦……妈妈的肚子要被捅穿了,你可是妈妈的好儿子……嗯……」  

    这时候李思娃听到妈妈的胡言乱语,就感觉我们母子在乱伦一样,忍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了,自己挺动着屁股,驴大一般的肉屌,在妈妈的肥屄里边快速抽动。  

    这时候正在撸鸡巴的胖老头惊叫道:「思娃你可不能动啊,你动了那可就……」  

    话说到一半他就闭嘴了。  

    只见李思娃趴在妈妈身上努力肏屄,上半身爬了起来,导致被子从身上滑落。  

    这让妈妈哪两个浑圆的大白奶子直接映入大家眼中,随着李思娃的肏屄动作,有节奏的像两个奶气球一样荡漾。  

    李思娃爬上去,把妈妈的乳头塞进嘴里,另一个奶子被肆意的揉捏,就像我以前看到的,奶水喷射而出,生机勃勃的红色勃起大奶头,在李思娃揉捏奶子的过程中不断改变方向,奶白色细线在空中胡乱的飞溅。  

    整个画面因乱不堪,一个白嫩丰满的少妇,被一个黑瘦的小老头趴在丰满身体上努力耕耘着,两个肥硕的奶子,一个被咬在嘴里,一个别捏的不断变形奶水四溅。  

    有些被射到墙上,有些奶水甚至被射到了老头们身上。  

    妈妈敏感的奶子和肉屄被同时进攻,早就什么都顾不上了:「骚屄好舒服,大鸡巴李哥哥好厉害,用力……用力肏小娟的屄,明年用屄跟李哥哥生个孩子」  

    「对思娃就是这样,弟妹大奶子里的奶水多挤一挤,弟妹舒服你也舒服,弟妹的奶水这么好像比牛还多啊,慢点挤弟妹奶子里的奶水都射到我鸡……裤裆了」,这群老头现在已经赤裸裸的把鸡巴漏出来了,而且故意往前凑,让妈妈的奶水射在他们的涨硬的鸡巴上,妈妈营养丰富奶水,不知道会不会让他们花白的鸡巴毛枯木逢春。  

    看到妈妈奶子乱射,还有满口的骚屄,还有喷射在自己鸡巴、鸡巴毛的奶水,老头们被这场面刺激的鸡巴一麻直接哆嗦着射精了,享受了一把久违的快感。  

    然后呼哧带喘的看着,李思娃抱着妈妈白嫩的身子打颤,把卵袋里浓浓的精液射进妈妈肥屄里边。  

    休息了一会儿后,妈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两个大奶子,被一群老头子看光了,「呀——」了一声,急忙把被子拉上来挡住了。  

    在妈妈被子拉上去之前,他们最后看了一眼妈妈的白奶子,对李思娃说道:「你们两口子早点休息吧,那我们就回去了,以后弟妹奶子里的奶水也要多挤一挤,只不过刚才乱挤有点浪费了」  

    李思娃说到:「我送送你们吧」  

    胖老头苦笑道:「别送了你都脱了衣服了起来麻烦,你可害死我了啊思娃,今天来这一次我腿都软了」  

    其他老头也是苦笑,脚步有些虚浮,欲望上头的时候不管不顾,射了精液之后身体就发虚,毕竟年纪也不小了。  

    「行小志你去送送吧」,李思娃说道。  

    「嗯」  

    跟着大爷们来到院子里,大妈们还没走,小蕾还在哪里聊天。  

    大妈们看到老伴儿脚步有些虚浮都过来搀扶,而且还在自家老头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奶味儿。  

    扭头看了小蕾怀里的丫丫一眼,几个大妈好像还隐隐的,骂了几句老不正经,然后就互相搀扶着走了。  

    我把大门锁好后,就直接把院子里的灯关了回屋了。  

    进来的时候小蕾已经上床了,就是妈妈大床床尾的小床,小蕾和丫丫在一起的,毕竟妈妈新婚,今晚最起码睡个好觉,丫丫就没跟妈妈睡大床。  

    紧挨着小蕾的就是我的床,小蕾是头朝我这边的,我脚朝她那边就不合适,所以我是和小蕾头对头睡的。  

    热闹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灯也关掉了黑漆漆的。  

    我本以为妈妈和李思娃,还会再来一次盘肠大战的可是并没有,只有李思娃睡觉的呼噜声。  

    我看了一眼小蕾,她是蒙着头睡觉的,可她以前可没这个习惯,可能是怕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  

    而今晚的经历让我感觉很奇妙,就好像妈妈被我肏了一样,原来妈妈肏屄的时候,也是屄、鸡巴、肏之类的脏话。  

    我看向大床上的两个人,以后李思娃可就是我继父了,至少很长一段时间要住在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欲望开发系统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