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细思极恐的淫家 > 第八章

第八章

    床头风扇呼呼的吹着熟睡的小蕾,床单盖在她的腰上,两条白嫩的细腿一伸一蜷,上半身是一件小背心,包着微微鼓起的胸部印出顶端的两朵花蕾。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思看小蕾的奶子,而是心虚昨晚她到底发现什么没有,老感觉每次小蕾翻个身,都是要起床揭发我偷看妈妈的事情。  

    按理说我昨晚面对着门,院子里的灯也没开,小蕾应该是没看见我前面高举的鸡巴的,但是门板上有我射上去的精液,当时没来得及擦,小蕾可是在厨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的……。  

    突然大门有一些轻微的声响,接着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看样子是李思娃回家洗澡了,我晚上一直在想这件事,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  

    他今晚是不是要肏妈妈?妈妈晚上洗澡时把那里洗得那么仔细,是特地给李思娃洗的屄?算了不想了,一会我也不看,看了也只能白白添堵,眼不见为净。  

    没多久院子里的水声停了,伴随着湿拖鞋走路的声音,咕叽咕叽的就像是李思娃肏妈妈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突然房间门被打开了,我赶紧把单子蒙到头上装睡,透过床单缝隙看到一团模糊的人影,晃晃悠悠的往里移动,人影移动到大床床边的时候就不动了,寂静得没有一点声音,接着咔哒一声打开了手电筒,大半夜的他干什么呢?  

    我还是忍不住偷偷的掀开床单,发现李思娃浑身赤裸站在床边,拿着手电筒照着妈妈的屁股,妈妈原本就白净的屁股被电筒一照,更是白的扎眼,一条三角裤把屁股包得圆鼓鼓的,一半的白肉又从边上被勒出来挤到了外面,像是把内裤嵌在了妈妈的大屁股里的一样。  

    他看着妈妈白嫩的肥臀贼兮兮的笑着,这老狗怕不是又要搞什么花样。  

    李思娃摸了摸在妈妈被挤在内裤外面的半边屁股,手指勾住那布料少得可怜的最后屏障,妈妈感觉到有人在扒她内裤,回头看了一眼是李思娃,抬了抬屁股配合他。  

    内裤脱了之后,李思娃扶着妈妈胯部一拉,让妈妈仰面躺在了床边,整个人凑近了拿手电筒照在妈妈的屄上。  

    老头又像刚才那样,好似欣赏着自己杰作,静静的看着笑着,突然一头扎进妈妈的大腿中间,噘着嘴对着妈妈的屄,啧啧猛亲了好几口:「我媳妇儿的屄就是香」  

    「你胡子刮一下啊,怪扎得慌的」,妈妈轻声地抗议着。  

    「嘿嘿~~刮什么刮啊,你的屄上不也长着『胡子』吗,咱们胡子对胡子,谁也别说谁」  

    妈妈倒是没有继续回应,安静的任由他折腾。  

    「屁股这么大,屄又这么肥,肯定能生个大胖儿子」,然后对着妈妈的肥屄又是猛亲几口。  

    就在我以为李思娃要提枪上阵的时候,他直接关了手电筒,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动静,倒是等来了李思娃的鼾声。  

    他竟然只是看看摸摸,没肏妈妈就直接睡了,怎么回事?是肏不动了?对的一定是的,老东西现在半夜十二点才下班,回家睡觉得差不多凌晨一点,一把年纪经不起折腾了。  

    这样也好,最起码不会影响我睡觉,不过妈妈这边刚消停,我又想起来还有小蕾的事情,脑子里真是一团乱麻。  

    这一晚我也不知道自己睡没睡着,感觉一直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来来回回窗外已经蒙蒙亮了,应该差不多五点了吧,再有一个小时小蕾就要起床了。  

    想起小蕾起床我突然意识到,厨房门板上的精液好像还没擦,昨晚我根本不敢去,就怕被小蕾发现,可现在小蕾一起床洗漱不就看到我的罪证了吗,别说小蕾了,还有妈妈、李思娃……简直不敢想象。  

    想到这里我再也躺不住了,穿上大裤衩着急忙慌的拿着卫生纸,做出去上厕所的样子,一路小跑出后门,然后贴着后门的墙壁放慢呼吸,仔细一听院子里好像没有动静,回头看了看也确实没人跟出来。  

    又回到院子里看了看厨房的门,看上去好像一切如常,门板上贴的门神早已残破不堪了,昨晚我抠掉了一点完全不显眼。  

    另外就是我射的精液了,完全看不出来精液的痕迹,门神是用浆糊贴的,日积月累的上面的浆糊有一大片,干了之后是一层又黑又黄的东西,我鼻子凑近闻了一下有一股怪味,就是木头有些发霉的气味,还夹杂着浆糊的酸味,闻不出什么名堂。  

    啥也看不出来,我算是放心了,但是昨晚小蕾说过一句我擦干净了,当时我太紧张了没反应过来,事后再想她擦干净了什么?自己的手?还是……门板上的精液,可现在问题是这破门板满是浆糊脏兮兮的,根本看不出来擦过没有。  

    算了看不出来也好,最起码还有点小蕾没发现的希望,而不是彻底判死刑了。  

    屋子里还跟我离开的时候一样,我刚才的表演并没有人欣赏,脱掉大裤衩躺回了床上,闭着眼睛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房间里有了动静。  

    小蕾要起床上早自习了,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装睡,一直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我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接着就是妈妈起床做饭,然后是李思娃,通常我是最后起床的,倒也不是我懒,而是丫丫还在大床上睡呢,屋子里需要一个人看着她,自然就是我了。  

    「小志吃饭了」,饭做好之后妈妈进来抱起了丫丫。  

    看到我还坐在床边,妈妈一手抱着丫丫,另一只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还没睡醒呢?起床了,发什么呆啊」,撇了一眼我下面高高顶起的小帐篷,抱着丫丫出去了。  

    我其实并没有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下面它自己就硬起来了,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小蕾呢,哪有那个功夫想什么女人,可我总不能焊在床上,永远不面对小蕾吧,哎……边走边看吧。  

    一出屋门我就一直注意着大门口,终于就在我刷牙的时候,小蕾早自习回来了。  

    妈妈抱着丫丫在厨房,李思娃在驴棚检查草料和水,我感觉现在的情况跟昨晚差不多,只是多了个李思娃而已,我还是不敢看小蕾低着头刷牙,就像昨晚低头洗衣服一样。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我刷牙没站在水龙头旁边,避免和小蕾打照面,可院子就那么大我能躲哪去?  

    「哥——」  

    小蕾的一声哥吓了我一跳,哐啷——一声把我手里的杯子都吓掉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把杯子捡起来,像往常一样来了句:「干什么呢吓我一跳,洗完你的爪子没有,洗完赶紧让开」  

    小蕾直接从我手里拿夺过杯子在水龙头下面冲洗:「自己没拿稳还怨我啊,我是想问你我的新发卡好看吗」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小蕾的头上有两个花花绿绿的新发卡,有些敷衍的说道:「还行……」  

    「什么叫还行啊,我挑了半天呢,贵死了一个三毛,我一块钱买了四个还省了两毛,对了我还给你买了一样东西哦」  

    这时候小蕾把洗干净接满水的杯子塞我手里,把手擦干净拿出了一块手表,准确的的说是块黑色的电子表,看样子肯定不便宜,这丫头也太不拿钱当钱了,我压低声音问道:「多少钱啊」  

    小蕾也看出来我不高兴了,小声说道:「二十……」  

    「咱家又不是没有闹钟,你买这个干什么不能吃不能喝的,你以为钱是大风刮来的啊,不是我说你,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啊,花二十买块表你很有钱吗?这么大手大脚我……」,妈妈的悲惨遭遇可以说钱也是一个主要的原因之一,如果当初有钱哪来的什么狗屁李思娃,看到小蕾这样乱花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可能以为我看到礼物会很高兴,结果却是迎来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低着头不说话眼圈也有些红了。  

    看到小蕾弄不好要哭,我也有点不忍心,语气也轻了些:「以后别乱买了,你上中学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别那么大手大脚了」  

    「对对以后注意点,小蕾别愣着了过来吃饭了」,妈妈看到我们兄妹有些僵,就把小蕾叫了过去。  

    「吃饭吃饭,还别说这表还挺好看的」,李思娃并没有对我们兄妹发表什么意见,他也不合适说什么。  

    吃饭的时候小蕾一直偷偷的看我,每当我看向她的时候,她赶紧低头扒拉碗里的饭,不说她她乱花钱说她又不忍心……哎,就这样一直僵着,直到小蕾和妈妈去学校,我都没和小蕾说一句话。  

    今天邻居家摆满月酒,李思娃要去帮忙,基本就是垒灶台、搬桌子之类的活儿,我也是要去的,但这会儿现场会很乱,我等会儿再抱着丫丫过去。  

    李思娃走后家里就剩下我和丫丫了,我拿出那块手表,嗯就是普通的电子表,除了可以定时和夜光没有其它功能,小蕾啊小蕾我还以为你懂事了呢。  

    就在我看手表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小蕾高兴地炫耀自己的新发卡,而且还想给我一个惊喜,她平白无故的为什么送我这么贵的东西?难道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小蕾她知不知道昨晚的事情,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或者说小蕾知不知道已经不重要了。  

    想通了这一点我心情好了很多,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我抱着丫丫来到了邻居家门口。  

    院子里大概情况和妈妈结婚那天差不多,用砖垒了几个土灶,上面几口大铁锅炖着肉,墙边阴凉的地方一群妇女边摘菜边聊着天,其中小帅的妈妈还有赵婶也在里面。  

    「小志来了啊,拿个红鸡蛋,还有我们丫丫也要拿一个」,邻居建军婶拿了一筐红鸡蛋,给我手里塞了三四个。  

    邻居大叔叫李建军,四十岁左右,有个三岁多的女儿,这次生了个儿子算是儿女双全了。  

    建军叔三十岁之后才结婚生孩子,在农村算是挺晚的了,大概是因为没钱吧,家里摆设上能看出来条件比李思娃要差,这个从建军婶身上也能看出来,经常下地干活皮肤晒得黝黑,身材看上去有些健壮,典型乡下农妇的样子。听说她之前离过婚,如果李思娃没有娶妈妈,也没有买媳妇儿的话,最后也很可能是找个这样的女人凑活过日子。  

    其实我不太想拿鸡蛋,但是人家太热情,我也不好拒绝,几个鸡蛋攥在手里吃不了,别提多尴尬了。  

    「小志吃不了给我」  

    就我纠结的时候,后边传来了一句我讨厌的人,说了一句我喜欢的话,是李思娃。  

    角落里一群大老爷们儿抽着烟吞云吐雾的,只有李思娃显得有些另类,他的旁边不是满地的烟屁股,而是一大片的红鸡蛋壳,不知道吃了多少,也不嫌丢人,就跟没吃过鸡蛋一样,不过既然他喜欢吃就给他吧。  

    「丫丫来叔叔(伯伯)抱抱,红鸡蛋好吃吗」  

    「你满嘴的烟味别把孩子熏哭了」  

    「丫丫你手里的鸡蛋给叔叔吃好不好啊」  

    ……  

    刚走过去一群人都开始逗丫丫,七嘴八舌的话可能把丫丫吓到了,小脸儿紧紧贴在我肩膀上,手里的红鸡蛋也藏在肚子下面,引得周围人哈哈大笑。  

    我轻轻拍了拍丫丫的背笑着说:「这孩子有点怕生」  

    「跟他爹还生份什么啊」,旁边的大叔随便说了一句。  

    我顿了一下尴尬一笑,把鸡蛋递给李思娃,不过丫丫手里那个她死活不松手,算了就当个玩具吧。  

    丫丫的爹……呵呵,我不知道是不是父亲,但肯定不是你李思娃。  

    一堆人聚在一块儿抽烟,那烟雾缭绕的感觉都快成仙了,我倒是无所谓就怕对丫丫不好,结果没走两步又被人叫住了。  

    「小志手表不错」  

    我回头一看是胖大爷,可能是刚才他在灶台另一边我没注意,他现在身上穿着屠夫的那种皮围裙,手里拿着一根铁叉子,既像个屠夫又像村里大厨的样子,可能胖大爷以前杀猪就这形象。  

    「小蕾送我的」  

    「电子表就是新潮啊,不像我这个老气」,说着胖大爷抬了下手臂。  

    胖大爷的手表我也见过,以前外公也有一块儿差不多的,我对手表也不太了解,就是外边是金黄或者银白,表带是金属的,很多人的手表好像都是这样,不过外公那块手表当初凑钱的时候已经卖了。  

    「对了,小辉在屋里看电视呢,抱着丫丫太累就进屋歇会儿,屋里没什么人」  

    我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场合,省的在这里吸二手烟,累不累是次要的,主要有个地方躲清静。  

    「思娃抽烟啊,这精包装香烟不比你自己卷的好抽多了」  

    「你懂什么,人家这是憋着也种出来个大胖小子呢,所以戒烟了」  

    后面那句话我能听出来是胖大爷说的,这让我想起来昨晚李思娃没有碰妈妈,只是抱着妈妈的屁股对着屄亲了几口,李思娃是要憋着把妈妈肏怀孕啊。  

    这时丫丫手里的鸡蛋没拿稳,从胸前掉在了地上,我只好把丫丫放下,蹲下来把摔成两半的红鸡蛋捡了起来。  

    「抽一根怎么了,还能把你家的犁给抽坏了啊哈哈——」  

    「放屁老子的犁你又不是没见过厉害得很,想犁多深就能犁多深,老子不抽烟这叫讲科学,你懂个屁」,李思娃鄙夷地说道。  

    因为鸡蛋沾了土,我稍微洗了一下,顺便……听一下他们的谈话。  

    「呦~~你还知道讲科学了,科学告诉你多吃红鸡蛋沾喜气就能生大胖小子了?哪本书上说的?这生孩子得看犁好不好地肥不肥,犁好地肥才能长出好庄稼,这才是科学,嫂子的地肯定肥,就是不知道老李你的犁行不行,不行兄弟帮帮你」  

    「去去去我帮你还差不多,我吃这红鸡蛋沾沾喜气,能保证生个大胖小子,不像你连着两个都是丫头片子,你家的地就不行,你看你媳妇儿瘦的那样,能生出儿子就怪了」  

    「他家的地哪有思娃嫁的地肥啊,可是地肥也要使劲儿耕啊,要不然什么也长不出来,不过你这武大郎身材我怕你降不住柳老师啊」,说完周围一阵哄笑。  

    「也是都快半年了柳老师的肚子还没动静,思娃老哥的犁是不赖,不会是柳老师的地不行吧?」  

    「放屁我老婆好得很,只是丫丫还小……我们等丫丫大一点再要孩子」,李思娃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突然一阵沉默。  

    「柳老师来了」  

    「嫂子来了」  

    「弟妹回来这么早啊」  

    ……  

    我回头一看是妈妈,一群男人的眼神,不经意间在妈妈的大奶和肥臀上来回扫着,现在才十点,可能妈妈今天提早回来的,她随口应付了几句,走到我旁边说道:「丫丫你先带着,我去那边帮忙切菜」,摸了两下丫丫的脸蛋,就去了妇女那群人里边。  

    不知道妈妈听没听到刚才那群男人说的话。  

    「柳老师可真好看」  

    「对啊,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你看那奶子鼓得,还露出来了白白的一大片」  

    这话恐怕说的有点过了吧,前边什么肥地什么犁还算正常,这个直接就说妈妈的奶子了,而且还是当着李思娃的面儿。  

    「嘿嘿嘿……,小娟穿的时髦衣服我也不懂」,李思娃这个蠢货居然没有计较别人说妈妈的奶子。  

    这让我想起曾经李思娃跟我置气,故意让胖大爷看到妈妈被健美裤包裹的肥屄外形,难道说李思娃是个绿帽王八?如果是这样的话妈妈的处境是很危险的。  

    已经十点多了,院子里的温度上升很快,再加上我也不想听别人谈论自己的妈妈,干脆就抱着丫丫进屋了。  

    屋子里吊扇开着,小辉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看着猫和老鼠,也不知道小辉能不能看的懂。  

    「坐……坐……哥哥坐」,看到我进来,小辉还是主动给我搬凳子。  

    「我是小志,是弟弟不是哥哥」,我接过凳子放到了旁边。  

    我并没有坐,而是找了张凉席铺在地上,把丫丫放下自己也躺了上去,可能是好奇我为什么不坐凳子,小辉看电视的时候不停的往我这边看,我被他看得有些烦了,干脆就起来坐了上去。  

    看到我坐上了他给我般的凳子,小辉好像很高兴,看着我不停的傻笑。  

    我真羡慕你,人傻是傻了,但是能得到自己的妈妈,快乐也是如此的简单,搬个凳子别人坐上就这么高兴。  

    「宝宝……宝宝……」  

    小辉看着地上爬来爬去的小人儿感觉很新奇,双手有些犹犹豫豫伸出来想接触丫丫,但是丫丫爬的离他近了,他的手又缩了回去,显得有些害怕。  

    看样子小辉挺喜欢孩子的:「你想抱抱丫丫是吗?」  

    感觉小辉可能没有明白我说的什么,我就把丫丫抱了起来,把她的小手放到小辉的手掌上,小辉的手一直在抖好像很激动,手指合拢的力道很轻很轻,像是怕把这只小手摸坏了。  

    毕竟他是个傻子,防止有什么意外举动,我不敢让他抱丫丫,只是让他碰了碰丫丫的小手。  

    不过之后却很奇怪,小辉双手搬着凳子慢慢一步一步的远离我,接着跑到院子里对赵婶说道:「宝宝……宝宝……」  

    建国婶就抱着孩子在旁边呢,以为是在说自己的孩子:「宝宝在这呢,小辉要看宝宝啊」  

    说是这么说,不过她抱着孩子却一直和小辉保持着距离,眼神中也都是警惕,小辉好像也对建国婶的孩子不感兴趣,而是拉着赵婶的胳膊要她进屋。  

    胖大爷看到之后忙对人嘱咐道:「哥几个帮忙看着火啊,我去看看小辉」,然后小辉就被胖大爷拉进了屋,乖乖的坐在椅子上。  

    「刚才小辉干什么了,没伤到你吧」  

    要不说人家胖大爷会说话呢,小辉莫名其妙的兴奋肯定跟我有关,但人家说的是小辉干什么了,而不是我对小辉干了什么。  

    「也没什么啊,就摸了丫丫的手,他就跑出去了」,我也有些疑惑,平常小辉情绪很稳定的,毕竟他是傻子又不是疯子。  

    胖大爷有些惊讶:「你让他碰丫丫了?」  

    「怎么了有问题吗?」  

    「哦……没什么问题,只是小辉以前没碰过小孩子,所以有些激动」  

    「没碰过小孩?以前小辉哥他……」  

    「以前小辉别说碰了,一接近别人家的孩子,人家就躲得远远儿的,生怕他的傻气传染给孩子,小辉他也被骂了好几次了,可是我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有情有可原不是吗」,胖大爷有些无奈的拿出打火机,嘴里刚叼上烟看了看丫丫又放下了。  

    怕伤到孩子还能说过去,傻不傻还能传染?「这怎么会传染啊,小辉哥不是小时候发烧才这样的吗?」  

    「是啊可是别人不信啊,人家是宁可信其有,万一呢万一能传染呢」,胖大爷把未点燃的烟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是啊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相信会传染,但是以防万一人家都宁可信其有,这让我想起了妈妈,也是谣传白虎屄克夫,别人也是宁可信其有的,毕竟连着死了两个男人,没人敢拿命来赌。  

    「所以啊我就给你小辉哥买一个媳妇儿,让他自己生一个孩子,说不定以后慢慢会好转」,这一刻胖大爷没有了往日的乐观,也不再是笑呵呵的,胖胖的弥勒佛也有犯愁的事情。  

    一听到胖大爷说买媳妇,我想起了李思娃,当初也是要买媳妇的:「我听说李……李叔曾经也要买媳妇儿,怎么就突然娶我妈了?」  

    胖大爷听到后挠挠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初你李叔听说我有路子给小辉买媳妇,就找我说趁着也买一个,而且要求还不低,不仅要漂亮而且奶子屁……还不能太瘦了,本来都说好了,都快定下来了,结果你李叔找我说要娶你妈了,不过也好亲上加亲,论起来李思娃也是你表外公呢」  

    表外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看我一脸的惊讶,胖大爷哈哈笑道:「你外公的母亲和李思娃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两姐妹去世太早,亲戚上面两家不太来往而已」  

    「就是说李思娃其实是我妈的表叔?」  

    「嗯是表叔」  

    表叔娶侄女儿?我以前只是知道外公跟李思娃有亲戚,他们很早就认识,但具体是什么亲戚并不清楚,妈妈之前还喊他叔,我以为这个叔只是托的年龄,没想到还真是叔。  

    「妈妈和李思娃好像还没出五服吧,这……怎么……」,其实我已经很客气了,如果按李思娃的辈分来说三服都没出。  

    「哈哈你还知道这个呢,李叔跟你妈又不一个姓,表亲之间怕什么,以前人家亲表兄妹结婚的都有」  

    可是人家表哥表妹是一辈人,妈妈这个……是叔叔娶侄女儿。  

    这时候小辉指着丫丫说道:「宝宝……宝宝……」  

    「你以后娶媳妇了会有自己的宝宝,小辉你跟小志弟弟一定要乖听话,我不能再坐了我先忙,对了小志要不一会儿咱爷俩再喝点哈哈」  

    胖大爷出去了,我脑子里更乱了,没想到我和李思娃还有血缘关系,一想到和李思娃流着一样的血,我就感到恶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妈妈和李思娃肏屄不也是乱伦吗,叔叔肏侄女儿的屄,他们肏屄的时候妈妈好像还叫他叔,是不是妈妈……也是接受乱伦的?只是我和妈妈太近了,近到我是从妈妈身体里出来的,所以妈妈暂时接受不了。  

    可既然都接受乱伦了,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你儿子呢,你叔能肏你的屄,你儿子就不行。  

    「宝宝……宝宝……」  

    旁边小辉说话提醒了我,我旁边可是有一个货真价实的,肏过自己亲妈的人。  

    「小辉赵婶的屄里边舒服吗,肏自己亲妈是什么感觉」,我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旁边的小辉能听到。  

    「宝宝……宝宝……」  

    虽然知道是傻子,但我还是有点怕小辉会说出别的话,不过显然我多虑了。  

    「对宝宝,多肏你妈的屄就能肏出宝宝,属于你自己的宝宝,当年你也是胖伯伯肏屄肏出来的,现在你们父子也算是肏过同一个屄的战友了」  

    「宝宝……宝宝……」  

    「就是说你把鸡巴肏进赵婶屄里的那一刻,你妈完全属于你,你爸也只能在旁边看着你们母子肏屄,你知道你爸偷看你们母子肏屄吗?你妈的屄本来是属于你爸的,用来生宝宝的」  

    可能听到我话里的宝宝两个字了,小辉还是宝宝个不停。  

    「小辉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肏到自己妈妈的吗,我也想肏自己的妈妈,可是我不如你,天天看着妈妈被别人肏,而且我妈比你妈漂亮多了,就是你妈旁边择菜的柳老师,穿的裙子漏一点白奶子的那个,是不是很漂亮」  

    小辉看到我往门外看了一眼,也跟着我看,但他歪着头不明白我在看什么看谁,紧接着发现了我前面被肉屌顶起的高耸帐篷,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裤裆:「肉肉……吃肉肉……」。  

    「对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你是怎么让你妈的屄,吃你下面肉肉的」  

    「肉肉……吃肉肉……」  

    突然小辉又跑了出去,站在赵婶旁边拽着她的胳膊说道:「吃肉肉……吃肉肉……」  

    妈妈在旁边笑着说:「看来我们小辉是饿了啊」  

    赵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另一边的胖大爷说:「小辉有点饿了,你给他捞块肉」  

    吃饭前给小孩一块肉一般也没人说什么,小辉也算是小孩。  

    胖大爷很熟练的用铁叉,在大锅里插了一块小的给了小辉,然后小辉就端着碗进来了,也不怕烫吃的满嘴流油,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嗯就是个小孩儿,这么容易就被转移注意力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毕竟胖大爷以前是杀猪的,家里也算富裕,小辉平时肯定没少吃肉,天天把肉挂嘴边也正常。  

    但是对于我来说完全不一样,我知道刚才小辉说的完全和吃肉无关,而是极其惊世骇俗的意思。  

    相当于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妈妈我要肏你的屄,我想要你的屄吃我的鸡巴,吃我的肉棒,咱们回家肏屄吧。  

    而胖大爷的反应也很有意思,儿子要吃肉,父亲就直接给了一块,儿子要肏亲妈的屄,父亲就赶紧安排甚至帮忙……。  

    「小辉我真羡慕你,想吃肉就有了」  

    小辉听到我说话以为我想吃肉,就把碗往我手里让。  

    我并没有接:「你自己吃吧,我是想吃肉但不是你这一块儿,我那块肉更香,你刚才真厉害,直接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想肏自己妈妈,虽然他们不明白,但是你还是很厉害很勇敢,可能我想错了应该是你主动肏的你妈吧,就像刚才一样想肏妈妈就直接跟她说了,也许我就是个懦夫……」  

    突然听到门口一阵噼里啪啦,好像有人在放鞭炮,我以为来了什么重要人物呢,抱着丫丫出来一看,竟然是狗山子,这家伙估计是放一挂鞭来混饭吃的,以前乞丐很喜欢用这个手法,放一挂鞭说几句吉祥话就可以吃饭。  

    来的都是客,也不能赶人家走,建军叔照样要给人家散烟发红鸡蛋,不过狗山子进门后并没有呆在男人堆里,而是舔着脸去摘菜,跑进了女人堆里,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过也没人在意。  

    就是他不停盯着妈妈领口那露出一点白乳肉看,让我有些不爽。  

    紧接着建军叔家外村的亲戚也来了,还有本村的村医。  

    村里的村医就一个,姓赵村民都称呼他赵医生,这次建国婶生孩子就是找的赵医生,当然了不是他本人而是赵医生的老婆,毕竟村民还不能接受一个男的给自己老婆接生。  

    这个赵医生几乎是个全能选手,平常就是给村民治个感冒发烧,包扎个小伤口啊,而且中药西药都能开,我以前还见过李思娃的抽屉里有六味地黄丸,就是赵医生开的,除了这个他还能看风水,包括遇到什么脏东西破邪之类的,农村里的医生好像都这样,会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虽然出了月子,但是这一个月还是最好不要干重活,还要注意别受凉了」,赵医生说话的时候,建军叔紧紧地跟在后面点着头。  

    这时候狗山子站了起来说道:「赵医生我的头发老是掉,你说是怎么回事啊」  

    赵医生打趣道:「你晚上少熬夜扒别人家墙头,少惦记别人自然就不会掉头发了」  

    然后周围就是一阵笑声,不过狗山子脸皮厚的很,没有任何不好意思:「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嘛」  

    因为外村的亲戚来了,满月酒主要是来看孩子的,所以孩子就被抱回了屋里放到了床上,我看了看卧室挤满了人,我抱着丫丫不方便就没进去。  

    吵吵嚷嚷了不知多久人才慢慢出来,刚出来李思娃那群人又进去了,可能是刚才建军婶抱着孩子在女人堆里,她们都看过孩子了,所以女的没有进来。  

    这次不算太挤,我站在门口,卧室里小孩穿着开裆裤躺在床上,李思娃用手指逗弄着孩子的小鸡鸡:「建军啊,孩子起名了吗」  

    「大名还没起,起了个小名儿叫牛牛」,终于有儿子了,建军叔脸上的都快笑开花了。  

    「牛牛好名字,牛牛自己带着牛牛哈哈」,周围人又是一阵笑声。  

    像牛牛、牛子是有男性生殖器的意思的,但是一般上年纪的人才这么说,一般现在就是鸡巴、屌,如果是小孩的就是小鸡鸡。  

    就在李思娃逗弄牛牛小鸡鸡的时候,小家伙直接开闸放水了,毫不客气的滋了李思娃一脸,周围一片寂静接着就又是一阵哄笑。  

    「思娃啊这可是满月孩子的童子尿,你可是赚大了啊,很多人想找还找不来呢哈哈,行了我们出去吧,人太多容易吓着孩子」,赵医生刚调侃完李思娃,就招呼众人出去。  

    不过就在众人出去的时候,李思娃做出了一个让我恶心的举动,虽说他让我恶心的举动很多,但他这个……他对着孩子的小鸡鸡亲了一口。  

    应该不止我一个人看到了,但是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笑了笑就好像这样很正常,也有人调侃说李思娃喝尿没喝够,总之没人觉得过分。  

    越到中午人越多,就这样哄哄闹闹的到了十一点多,小蕾也放学了,还是和小帅一块儿来的,毕竟他们是同班同学。  

    小蕾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我了,然后直奔我而来,小帅看到我手腕上的手表说:「小志……叔你的手表好帅啊」  

    「你小蕾姑姑送我的」  

    本来还很兴奋的小帅一听到我说小蕾姑姑,脸色立马就变得难看了。  

    而小蕾却在旁边捂着嘴笑:「听到了吧嘻嘻,我说你要叫我姑姑的吧,我就是小龙女,来过儿叫声姑姑来听听」  

    「小龙女是谁啊」,看那一脸迷惑的样子,小帅根本不知道神雕侠侣。  

    一看小帅不知道小蕾更得意了:「小龙女你都不知道啊,那可是古墓派一代掌门她和杨过……」  

    说到这里小蕾停了下来不说了,脸色有些发红,不过小帅不知道小蕾为什么停下来了追问道:「杨过和小龙女怎么了?」  

    「人家两个怎么了关你什么事啊,你又没看过书问什么问啊,多管闲事哼~」,说完甩个脸子走了,去了妈妈那边。  

    小帅一脸的莫名其妙:「小志叔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你没说错什么,别在意小蕾就这样,洗洗手一会吃饭了」  

    人基本到齐了就开饭,除了做饭的人像是胖大爷,别的人基本都入席了,丫丫被妈妈抱走了,我和一群小孩坐一桌,然后就是建军叔论桌子敬酒,用的是小酒盅,我们小孩这桌放的是几瓶汽水饮料。  

    满月酒主要就是这顿饭,吃完饭人陆续都离开了,但是作为邻居我们不能走那么早,妈妈还在帮忙洗碗筷,丫丫自然又回到了我手里。  

    不过这丫头可真不给我面子,刚抱没一会儿就拉了,真精准妈妈刚给我就中奖了,没办法只能回去换衣服了。  

    回家之后就在我给丫丫擦完屁屁,自己也换完衣服准备洗手的时候,发现后门好像有人说话,说的什么有点听不清,但是声音像是李思娃的声音。  

    「……奶……圆又白,看到……白吧」  

    我已经走到后门墙边了,但还是听不太清楚,是李思娃的在说话,谁奶子白又圆?不会是说妈妈的吧?  

    「柳老师……奶子……大……嘿嘿」  

    「……信算了,……胖老哥……好不好看……吹牛呢」,李思娃这次提到了胖老哥,胖大爷也在?  

    柳老师……果然是在说妈妈,李思娃在干什么难道真想当绿帽王八?  

    「小娟……下垂」,这是胖大爷的声音,声音更小除了小娟和下垂几个字,别的都是嗡嗡的听不清楚。  

    「……硬了……像颗红枣……真爽」  

    「娶媳……大奶子……水灵……」,这次又是李思娃提到了娶媳妇,难道他在说为什么娶妈妈?可问题是我已经在墙边不能更近了。  

    「……裙子……白奶子……露屄…… 」  

    「那怎么可能啊,电视上女明星哪怕露半个奶子,奶子头……露屄……」,听到别人说露屄,李思娃声音提高了很多,但是后面又听不清了。    

    除了一堆大奶子这个词,别的我什么都听不出来,倒是能听出来,说奶子这个词的时候,明显语气加重了,像是为了过瘾一样。  

    把自己老婆的身体说给别人听,难道李思娃还是怕妈妈克死他,所以想用妈妈大赚一笔把妈妈卖了,然后继续买个女人当老婆?  

    妈妈卖淫李思娃收钱?我被自己的荒唐想法吓了一跳。  

    再听也听不出什么东西来了,所以我抱着丫丫回到了建军叔家里,小辉还乖乖的在屋里看电视,看到我进来还是主动给我搬凳子。  

    不过我现在没空陪他玩,院子里现在已经没几个人了,只有妈妈她们一群妇女在洗碗,狗山子还混在其中。  

    看到我在屋子里,狗山子就直接走了过来,对着我嘿嘿笑道:「小志你怎么在这儿啊,没去后边听故事啊」  

    「什么故事啊」,我装作我所谓的样子。  

    「当然是好——故事啊,你爸在后边讲的,那故事精彩的保准你没听过」,狗山子整个人贱兮兮的,说好故事的时候好字拉得很长。  

    「既然精彩你怎么没去啊」  

    「额……啊……我这不是在干活太忙顾不上嘛,你闲着没事儿过去听听,不过要偷偷的,你爸估计不会让你听嘿嘿~~」  

    看来狗山子知道李思娃在跟别人谈论妈妈,不过好像人家不让他去,毕竟这两个人有些不对付。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李思娃他们就从后面回来了,只有李思娃胖大爷和赵医生三个人,但刚才绝对不止三个人,别人可能已经走了。  

    胖大爷收拾着厨具,赵医生和李思娃在上午吸烟的角落那坐着,只不过现在那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赵医生一直说个不停,李思娃在旁边不时的点着头,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一般这种场合,凡是最后走的都能带走一些剩菜,当然不是吃剩下的,而是没上过桌干净的那种,毫无疑问没脸没皮的狗山子带的最多,人家之所以走得晚就是因为这个。  

    人都走的七七八八了,李思娃也回家休息了,小辉也和赵婶回去了,只有胖大爷还在帮着建军叔点东西,看少了什么没有。  

    「终于忙完了,要不咱爷俩去后面树底下喝点」,胖大爷把皮围裙一脱,在水龙头旁边洗了个头,就笑着走了过来,对着丫丫做鬼脸儿。  

    「我还带着丫丫呢」  

    「怕什么少喝点嘛,闲着也是闲着,你家里又没什么事,菜都是现成的」  

    算了还是不跟胖大爷扯皮了,喝就喝吧。  

    建军叔家后门外面也是什么都没有,反而是我家的桐树下面放着一张桌子三条板凳,旁边还有几个空啤酒瓶,看样子他们喝了点酒,还是照例我回家拿了张凉席,把丫丫放到地上。  

    「这大肘子就剩一个了,本来我想自己带回家的,来来来吃炖的可烂了,中午那么多人一桌肯定没吃好」,胖大爷大碗小碟的摆了一桌子。  

    「你先吃着,这第一瓶酒算是我代小辉敬你的,小辉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我干了你随意」,居然是一瓶,说完吨吨吨的一口气就见底了。  

    人家一瓶我一杯,我不喝完实在说不过去,我也只好干了。  

    看到我干了胖大爷好像很高兴,就像……小辉搬凳子有人坐一样高兴,后面也没给我再倒,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喝,然后给我讲小辉以前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我看胖大爷有点上脸了,不经意间问道:「我听狗山子刚才说李叔在这里讲故事,说是很精彩,刚才讲什么故事了啊?」  

    听到我的问题胖大爷愣住了,然后笑着说:「狗山子嘴里能放出什么好屁来啊,他是不是说不让你来听啊?」  

    「嗯 他是说李叔不让我听」  

    「我们在说……当初买媳妇儿的事儿,你李叔想要个奶子大屁股肥的说是好生养,但毕竟买媳妇儿是违法的,你小孩儿家家的不适合听对吧」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如果没听到柳老师这个词可能我就信了,胖大爷可能真有点晕,奶子屁股之类的直接说了出来。  

    「你也知道,大老爷们儿在一块儿有些人喜欢开黄腔,这都很正常,你要是听狗山子的,讲个小笑话他都能给你说成聚众淫乱,说个鬼故事他都能说你搞封建迷信」  

    「狗山子这种人……说的也是」,可是开黄腔正常,拿自己老婆给别人开黄腔正常吗?  

    「对了刚才李叔和赵医生谈了挺久的,李叔生病了吗?」  

    胖大爷挑挑眉毛,神秘兮兮的说:「什么生病啊,你李叔是憋着要给你添一个弟弟呢,到时候就喝你家的满月酒了,嗯树荫有点偏了,我们还是进院子里吧」  

    果然是这样,李思娃在和赵医生在讨论怀孕生孩子的事。  

    建军叔家的院子太乱,回的是我家的院子,因为李思娃在屋子里,所以我就没有再问一些敏感问题。  

    既然到家了还是洗个脸舒服,顺便也给丫丫擦个脸,就在我准备从水缸里舀水的时候胖大爷说话了:「直接在水龙头这里洗多方便啊」  

    我一想对啊,建军叔家在洗碗不是一直有水吗,我们家应该也有啊,只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下午没水。  

    「哈哈傻了吧,今天你建军叔家用水多,所以水泵就没关一直供水,其实昨晚八九点都还没停水你没发现吗?还是我关照让水塔先别关的」  

    「哦我说呢,昨晚八点多了拧开水龙头还有水呵呵」,大爷呀大爷你昨晚可害死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欲望开发系统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