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细思极恐的淫家 > 第九章

第九章

    「小志你慢点,没人跟你抢」,午后李思娃早早的就上班去了,小蕾在学校里,丫丫吃过奶后就轮到我了。  

    妈妈坐在床边弯着腰,我头枕着妈妈的腿躺着,急切地拱着面前成熟饱满的香瓜,嘴里叼着那挺立的瓜蒂,两只手揉捏挤压着白嫩滑腻的瓜肉,贪婪的吸吮着里面香甜的汁液。  

    「妈你的奶子怎么这么大,又大又圆的真好看」,我吐出了奶头,擦了擦嘴边的奶水。  

    「吃你的吧,管那么多……」,妈妈手捧着一只奶子,没好气的堵住了我的嘴。  

    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穿着衣服的时候,露出胸前的小半截奶子,白白嫩嫩的就像两块奶油冰砖,好像把手放上去轻轻一碰下就会化了,让人既眼馋想吃又舍不得大口大口的咬。  

    可是真当我双手握住妈妈的两团柔软洁白时,又总是不知不觉的变得很粗暴,从一个在妈妈怀里吃奶的乖孩子,变成一个疯狂的挤奶工人。  

    两颗圆溜溜的大奶,不停的被我挤压揉捏然后恢复原状,耳边喷奶的滋滋声也是不停,反正这些奶水丫丫也吃不完,再说我和小蕾小时候爸爸肯定也是这么玩妈妈奶子的。  

    不对,爸爸可以直接肏妈妈的屄,一边肏屄一边挤奶可比我爽多了,想到这里我张大了嘴巴一口……  

    「嗯……」,妈妈轻轻的哼着。  

    「木木(妈妈)你涨奶难受,使劲才能把大奶只的奶水吃出来……」,我嘴叼着妈妈的嫣红肉粒吸奶,说话有些口齿不清。  

    「也没见你使什么劲,光在那乱拱,快点吧一会儿小蕾要回来了」  

    「妈,你要我使劲吃?」  

    「你……你使劲吧」,说完妈妈转过了头去,手捧着一只奶子凑到了我面前。  

    这可是你让我使劲的,我一口含住了整个乳晕,再张大了嘴巴连同边上的白肉一起吃进了嘴里,翻过嘴唇包住了牙齿,死死咬住嘴里的小半只奶子,整个嘴巴连带着喉咙使劲一吸,奶水咕嘟咕嘟的灌进嘴里。  

    「哎呀……小志……等等……嗯」,妈妈好似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  

    刚才可是你说我没力气的,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我用手握住面前摇晃的奶子,调整了一下躺着的方向,伸脚抵住了床头,深呼吸后铆足了劲吸,脚抵在床上把整个人都挺了起来,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了,奶水在我嘴里像火山剧烈爆发一般,滋滋的直接打在喉咙里。  

    「哦……呜……呜……吼……吼」,妈妈发出了一种我从没听过的,好似喘粗气又好似低吼,紧紧搂住了我的头,往后倒在了床上。  

    我趁机爬到妈妈身上,脱下大裤衩,把压抑已久憋得胀硬的肉屌放了出来,掀开了妈妈的裙子手摸在大腿上,沿着湿滑的道路一路向上摸去,道路的尽头是内裤包裹着的一团软肉,肉鼓鼓热乎乎的冒着湿气。  

    这应该就是妈妈流的屄水吧,之前我看李思娃肏妈妈的时候她下面就会冒水,那看来妈妈也想跟我肏屄?  

    想到这里我愈发兴奋,突发奇想把沾湿的手拿上来闻了闻,含住了手指尝了尝,酸酸的味道裹着一点骚味直冲脑门,刺激着交配本能的苏醒,下面的肉屌咆哮着想要发泄这股原始的欲望。  

    我赶忙爬了起来,手伸到腰上去脱妈妈的内裤,刚搭上内裤的松紧带就被一只手挡住了。  

    「小志我不是说过吗,不许这样」,妈妈好像又恢复了理智,挡住我偷袭幽谷的手,狠狠地打了一下。  

    看妈妈都坐不稳倒床上了,我本来想趁机剥下妈妈的内裤,把鸡巴肏进去生米煮成熟饭,可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  

    妈妈这时候上半身赤裸着,连衣裙围在了腰上变成了一条厚厚的腰带,腰带之上是一对豪乳,两个奶头高高勃起被我吸得血红,还冒着刚刚被我吸出来的奶水,而我这个儿子全裸着跪坐在床头,红色的大肉屌上面青筋盘结,屌头子湿漉漉的硬得发亮,一抖一抖的直指着自己的妈妈。  

    我们母子面对面喘着粗气,妈妈胸前的大白奶也随着妈妈的呼吸上下起伏,被奶水沾湿像抹了层油一样亮晶晶的。  

    「再这样以后就别想碰……吃奶了」,妈妈说着就要穿衣服,准备把腰间的连衣裙拉起来。  

    我赶紧服软阻止:「妈我错了,我都听你的,另一边这只……我继续帮你吸」  

    「呸——,你少打坏主意」,说着妈妈就跑去了厨房。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我跳下床晃荡着半硬的鸡巴跟了过去。  

    厨房里妈妈拿着盆子正准备洗澡,看我跟了过来没好气地说:「看看丫丫醒了没有」  

    我脑子一片空白地走进房间里,小家伙正在床上安静的睡着,出来发现厨房的门已经关上了,走到门口听见里面哗哗的水声,凑到那门缝上往里看,妈妈裸着身子坐在小凳子上舀水冲澡。  

    随后妈妈岔开两条白腿,整个屄像有生命了一样,屄嘴一张一合的,露出鲜红的屄豆子,带着粉嫩的屄肉不停的开合蠕动,舀起的水流顺着妈妈来回搓洗的手,最后汇集到屄毛上,变成一道小瀑布流到地上。  

    看到这样的奇景,我像之前那样,把手放在了硬到极限的大肉屌上,来回搓动着寻求发泄。但是很快厨房里面就结束了,接着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小志」,妈妈轻轻的喊了一声。  

    我刚要答应,脑子里一想,我这在直接回话,不就暴露了我在偷看妈妈洗澡么?于是我没有理会妈妈叫我,蹑手蹑脚的往院子里走去。  

    「小志」,妈妈又喊了一声,这次声音比之前大了不少。  

    「怎么了妈?」,我快走到了屋子门口才回话。  

    「帮我把晾干的连衣裙拿过来,顺便拿条内裤来」  

    「哦」,我拿起衣服走了过去,厨房的门打开了一点,妈妈从里面伸出手来,接过了衣服又把门关上了。  

    哎,原本还想着递衣服的时候再看两眼妈妈雪白的身子呢,很快厨房的门又打开了,妈妈已经换好了衣服,端着盆子走了出来。  

    「把衣服穿上,被人看到像话么」,妈妈看我光者身子在院子里说了一句。  

    「哦」,我刚走进屋里,妈妈已经开门出去了。  

    「记得把衣服洗了,我先去上班了」,妈妈临走时说了一句。  

    盆子里放着妈妈刚换下来的连衣裙,里面包着一条卷作一团的内裤,打开一看整个裆部早已湿透了,湿漉漉黏糊糊的都能拧出水来了。  

    我凑近闻了闻,就是刚才那股骚味,让我的鸡巴精神抖擞,憋在里面好不难受,于是便从内裤里掏了出来,低头一看又是高高翘起胀得梆硬,这一两年里我的鸡巴已经能像大人那样把屌头子露出来,现在它胀硬得通红发亮,尺寸上比起李思娃更是有过之无不及。  

    想到这里我有点得意,把内裤又脱下了一半,挺着鸡巴站着如同一只骄傲的大公鸡,在展示着自己年轻的活力,随即一想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没有用武之地,对于我来说,妈妈的屄就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别说是肏了就是连碰都不给我碰。  

    还展示自己的鸡巴,展示个屁啊,鸡巴大有什么用,也就敢在家里没人的时候自我安慰了。  

    虽然是有些气馁,但是看着盆里的衣服,想想今天好歹是收获的,也可以算是隔着内裤碰到了妈妈的屄,可以算是个好的开头,这条湿漉漉的内裤就是我今天的战利品,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凑上去闻了闻妈妈的气味,对了现在家里没人,不如……  

    内裤的裆部湿漉漉的泛着白,我凑了上去,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没错就是刚才那个味道,此时我一点不觉得腥臊,这味道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妈妈的屄,我舔的是贴着妈妈骚屄的内裤,就好像是舔了她的屄一样,想到这里更是格外的兴奋,下面的鸡巴又更硬了三分,一胀一胀的好似在提醒着我不该如此偏心,只让嘴巴去跟妈妈的屄亲密接触。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拿起了妈妈的内裤,屌头子顶在内裤湿漉漉的裆部,一把将内裤兜住了鸡巴,鸡巴像是活物一样反过来能控制我的脑子,指挥我的双手来回的搓动,让它浸润在内裤里的黏液里吸吮。  

    这下你满意了吧?让你肏进了妈妈的「屄」里了。  

    「啊,肏进妈妈的屄里了」,我忍不住说了出来,发现说出来之后更加的舒服和刺激,特别是妈妈这两个字。  

    「妈妈,我终于肏了你了,儿子回门儿来了」  

    「妈妈,儿子的鸡巴大吗,肏得你舒服吗,比李思娃强吧?」,我坐在洗衣盆前的凳子上,岔开着双腿撸动着裹在鸡巴上的内裤,嘴里不断的念叨着。  

    「妈妈我肏死你,射进妈妈的屄里」,快感一阵高过一阵的袭来,我靠在竹凳的靠背上,向前紧绷着伸直了双腿像是鲤鱼打挺,脚趾弯曲抠着拖鞋底,好似要抠进地里,鸡巴直挺顶着内裤,仿佛顶进了屄内。  

    一股股的热流喷涌而出,全射进了内裤里,我两腿伸着躺坐在竹凳上喘着气,回味着刚才的美妙。  

    我坐直了准备收拾收拾,听见有脚步声传来,抬头发现一个人影在我身边……是小蕾。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赶紧坐起了身子向前倾斜,想用身体和上身的汗衫来遮挡一下。  

    小蕾什么时候回家的?一定是刚刚拿妈妈内裤打飞机太投入了没发觉。这下糟了被抓了个正着,现在妈妈的内裤还套在我鸡巴上呢,刚才我说的话可能也被她都听见了吧?这可怎么办,我脸涨得通红,低着头不说话,像一个等待判罪的犯人。  

    我冒着冷汗低着头,感觉小蕾在盯着我看,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感觉像熬了几个小时一样,终于小蕾说话了:「哥,洗衣服呢?」  

    「啊……对对,我正洗衣服呢,你怎么回来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回答些什么,打开了面前的水龙头,哗哗接了一盆水。  

    「也不看看几点了,诶?我送你的手表呢,你怎么不戴啊?」  

    「哦手表啊?我这不洗衣服呢么,没戴怕进水坏了」  

    「我以为你不喜欢呢」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小蕾送我的当然喜欢」,我随意跟小蕾说着,只盼她没注意到我下面的情况。  

    「那你那天还凶我」,小蕾弯下腰来,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这不是心疼钱吗?你也知道咱家这样,都是钱给逼的」,这倒是我心里的实话。  

    「给你买我不心疼,你跟妈是我最亲的人,你对我最好了,哥这次我要考上县中,以后我还要上大学赚大钱,给你买金表呜呜……」,小蕾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滴在我脖子上。  

    小蕾突如其来的眼泪弄得我有点措手不及,怎么莫名其妙就哭了,也许是我说错什么了,也许是这两天考试压力大。  

    「好了好了傻丫头,先让我洗衣服,你进屋里吹吹电扇去」,我拉开小蕾勾在我脖子上的手,回头看了眼小蕾,见她进屋了,把妈妈的内裤放进洗衣盆里,坐在竹凳上把刚刚脱了一半的内裤拉了上去。  

    可算是过了关了,小蕾提都没提这个事情,这傻丫头一直大大咧咧的,可能是没看见……吧?  

    晚饭的时候胖大爷来了,妈妈招呼胖大爷进屋坐,他也没进来就站门口:「没啥事儿,我来是提醒下小蕾,明天去县里考试,中午十二点半在学校集合别给忘了」  

    「赵伯伯放心吧,忘不了」,小蕾信心十足的回答。  

    「那就好,对了小志呢?」  

    「我哥在洗澡呢,赵伯伯你找他有事?」  

    「没啥事情,小蕾啊你爷爷奶奶知道你明天去县里考试,特地打电话到村里,老人家想你们了,要你考完了去他们那吃饭,叫上小志一起去」  

    我洗完澡出来,换妈妈进去洗澡,不一会儿里面哗哗的水声就传了出来,小蕾坐在院子里,像是有什么事情等我一样,不禁有点紧张,难道是为了下午的事情?  

    「哥你坐,我有事跟你说」  

    「哦?……什么事啊」,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点。  

    「爷爷奶奶叫我明天考完试去他们那吃饭」  

    「那就去呗,对了吃了晚饭天都黑了,路上不安全你就住一晚吧,记得带好钥匙,要不然明天弄不好没人给你开门」,可把我吓一跳,原来是这个事情啊,放松下来的我一下子话多了起来。  

    「还叫你也一起去,你去不去啊?你不去我也不去了」,这时候厨房里的水声忽然停了下来。  

    「那就去呗,正好你考完了去城里玩玩,哥带你打游戏机去」,小蕾没提那个事情,看来她下午真的没发现,我感觉一下子畅快了,也就答应了她。  

    其实我现在对爷爷奶奶挺矛盾的,他们对我很好但是却很讨厌妈妈,自己夹在中间有些左右为难,但不管怎样能有一天没有李思娃也挺好的,再说来了这里半年了,我也挺想去城里玩玩的。  

    「好啊好啊,明天我考完试就去,在爷爷奶奶家等你」,说完小蕾就进屋去了,厨房里的水声又响了起来。  

    第二天小蕾早上没去学校,因为今天是去县中考试的日子。村里的小学毕业后是升入邻镇的初中就读,而成绩好的学生可以去考县里的初中,学校组织这些学生在小学集合一起去参加考试,吃过午饭后李思娃照常午睡,我和妈妈抱着丫丫送小蕾去学校。  

    学校很近也就一百多米,两三分钟就走到了,我们来的比较早,就在学校里等其他学生。  

    「小志来了啊,吃冰棍,还有小蕾」  

    我扭头一看胖大爷,他怎么也在这里,而且狗山子那个货也跟在后面,手里拿着冰棍,不用说肯定也是胖大爷买的。  

    我也没客气接过冰棍说道:「我来送送小蕾」  

    「还要等一会儿,你先歇着我过去一下,诶你墨迹什么呢,赶紧把水管接上」,狗山子在旁边一直盯着妈妈看,被胖大爷叫了过来。  

    我好奇地问道:「大爷你怎么在这儿啊」  

    「学校穷没校长,我暂时代管一段时间,今天我送孩子们去县里考试,狗山子让他来是给花坛浇浇水」,胖大爷坐在了我旁边一把抱过丫丫,丫丫好像也不怕这个胖乎乎的老伯伯。  

    「让你代管?」,我有点意外。  

    「怎么我不能代管啊,以前我还当过校长呢」  

    「您当校长?什么时候的事啊」  

    「也是老黄历了……」  

    聊着聊着,小帅也来学校了,看到我们就走了过来。  

    「小志……叔你看,我爸托人从城里给我买神雕侠侣的书,虽然我现在只看了一点,但我知道杨过是主角,以后肯定很厉害,比郭靖还要厉害」,这小子叔叫的很不情愿,还偷偷看了胖大爷一眼。  

    「行了行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本书……」,小蕾这丫头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马上考试了怎么样啊,有没有信心?」,妈妈看着小帅和小蕾说道。  

    小蕾骄傲挺胸抬头说:「我肯定没问题,某些人就不知道了」  

    小帅赶紧说道:「柳老师我也没问题的」  

    「一会儿好好考,老师等你们的好消息」  

    「小志神雕侠侣后面内容是什么样的,你给我讲讲?」,小帅又偷偷凑到我边上问,这小子小声问就直接叫我名字了。  

    我扭头看着小帅说道:「其实没有什么事可讲的,无非是小龙女被奸污了,之后要去嫁给公孙止那个老头,最后杨过天下无敌和小龙女一起双宿双栖」  

    见小帅惊的说不话来,小蕾也在一旁插话:「你不是有书吗,你自己回去看,那么大人了也不关心点正经事,就知道看闲书」  

    打断小帅之后,小蕾问了自己认为的正经事:「哥你说中学里是什么样的啊」  

    「中学啊……,到时候你要住校的,同学们一起打饭,一个宿舍睡觉,有的可能跟同学闹点小矛盾,也许有高年级的同学欺负你打打架之类的……挺美好的」  

    小蕾和小帅有点难以相信,都打架了还叫美好啊?  

    可是对于我来说确实很美好,至少比现在强的太多太多了,其实我离开校园也就一年左右,但是就好像时间过去了很久一样。  

    如果不是爸爸出了事,我可能还在操心校园里鸡毛蒜皮的小事,顶天了也是叫家长,可我现在操心的是什么?怎么能肏到自己妈妈,怎么能不让李思娃肏自己妈妈,怎么能不让妹妹被李思娃糟蹋,甚至是怎么能不让李思娃把妈妈给别人肏,这些以前我想都想不到的事情,现在确是活生生的事实摆在我面前。  

    小帅偷瞄了一眼小蕾说道:「别怕到时候我保护你」  

    小蕾白了他一眼小嘴一撅:「谁要你保护啊」  

    「那到时候是不是还要带铺盖啊,你好像当时就带了,是吧哥」  

    「嗯要带的,衣服也要带能洗就自己洗,没时间洗就带回家」  

    「那吃饭的钱是直接交给学校吗」  

    「也不一定,你也可以上街去吃……」  

    说着话的功夫,几个学生陆陆续续的都到了,胖大爷点了下人数,就带他们出发了,县中离这不远但也不算近,五六公里路得走将近一小时,所以弄了辆拖拉机,小蕾好像很兴奋,说考上了县中搞不好能碰到很多以前的同学之类的,跟小帅和其他几个同学叽叽喳喳的。  

    看着她们渐渐远去,我感觉有点失落,觉得自己是不是一辈子就这样了。如果我当初直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也许就不会出这么多的事情,也许少了我的影响轩叔也不会死,妈妈跟着他过日子怎么也比跟李思娃好,而我也还在校园里,想妈妈了还能来看看她,我当初为什么要赌气非要跟着妈妈呢。  

    「小志,我们回去吧」,妈妈看我一直看着远去的学生们发呆,拉了拉我的手。  

    「哦……」  

    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夏天中午很安静,我们走得也很安静。  

    「小志」,妈妈突然停下了脚步。  

    「嗯……」  

    「小蕾他们说上中学的事情,我知道你听了心里不好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跟李叔……李思娃商量一下让你去继续上学」,妈妈说完之后抚摸着我的脸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选择。  

    虽然是妈妈轻等我回答选择,但是她自己却好像很紧张害怕,妈妈在害怕我?还是害怕我选择?  

    「我不要花他的钱,妈你为什么要嫁给李思娃?」,这是我最想知道的。  

    妈妈叹了口气:「当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有的选吗?跟李思娃也是谈了好久,他……不想要丫丫,你不知道,丫丫现在还没上户口呢」  

    「丫丫没户口?这跟李思娃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们没钱交罚款,结婚后丫丫算李思娃的孩子,跟他上户口就没事了,但是妈妈以后给他……给他再生一个就得交超生罚款了,所以他死活不同意丫丫跟过来,最后……想了些办法让他同意了」,妈妈说着眉头皱了起来。  

    「妈,我们回去吧」,我不知道妈妈说的办法是什么办法,但估计不是什么好事儿,既然妈妈不愿意明说那就算了。  

    「等下你去爷爷奶奶那,丫丫就放你建军叔家,我下了班会去接」  

    「哦」,我不想再谈这些事情了,敷衍了一句。  

    我无所谓的一声哦,好像引爆了妈妈的情绪,捏着我的肩膀激动地说:「小志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当初跟着爷爷奶奶就能上学,但是我怕你不要妈妈了,所以一害怕就……就想把你拴在身边,我也不放心丫丫,怕他把丫丫送走,就一直让你在家里带着丫丫……不过你不想花他的钱没关系,妈妈现在也上班了,等还了外公的两千五百块钱,就有钱供你去上学了,要不了一年就可以」  

    说到把我拴在身边,妈妈好像自觉理亏眼神闪躲,低着头不看我。  

    「妈我们回去吧」,我的语气很平淡,我不是不想选,而是已经没得选了,我回城里了你和小蕾怎么办?小蕾也可以走,可是你怎么办?  

    回家之后,李思娃已经午睡了打着呼噜,我径直躺倒在外面的凉席上,妈妈拿了小竹凳坐在我边上,轻轻摇起了扇子。  

    扇子扇出来的风朝我吹来,带着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那是妈妈的味道。我抬眼看了看,妈妈秀气的玉足搭在我旁边,裙摆下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  

    妈妈真美,就像是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又像是琅嬛福地玉雕的神仙姐姐,美得让我都忘了刚才的脾气,也忘了现在下面高高挺起的肉棒。  

    我不由自主地伸手握住了妈妈玉笋般的脚,把玩着一颗颗圆润的脚指,摩挲那光洁的脚背和白嫩的脚踝,再一路爬上了小腿,来回抚摸着。  

    「我真不想去上学,只想跟妈妈在一起」,眼下我只想就这样一直躺在妈妈身边。  

    妈妈没说话,默默的看着我的脸,又看了看我裤子里耸起的帐篷,依然静静的在我身边摇着扇子。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把腿抽了出来:「小志你会不会觉得妈妈是一个淫贱的坏女人?」  

    「妈你胡说什么呢,你不要听别人瞎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我从席子上爬了起来。  

    「从你爸没了那一刻妈妈就什么都没了,只有你们三个孩子,但是……我怕你被爷爷奶奶抢走,妈也知道你跟着爷爷奶奶会更好,但我没办法……万一你走了就不回来了怎么办,后来发现你对妈妈的身体感兴趣,还说什么帮我吸奶,后来又要……」  

    原来妈妈早就知道了,我赶紧插话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我就是喜欢妈妈,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  

    妈妈脸上爬上了两朵红晕,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用手指捣了一下我的头:「这话留着以后对你老婆说去,你之前那样叫喜欢我啊?也不知道跟谁学的,都敢对妈妈做这种事了」  

    我小声发着牢骚:「跟你丈夫李思娃学的呗」  

    提到李思娃,妈妈想起了李思娃现在还在家里,过去朝屋里看了看见李思娃正在睡熟,又回到了我身边坐下,抱起了我的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妈妈知道他给你受了不少委屈,妈妈嫁给他是没有办法,你也是妈妈心里最重要的人」  

    我是妈妈最重要的的人……最重要的人,妈妈的话带着热气卷进我的耳朵里,像是在我耳朵里挠痒痒一样又痒又舒服,我把头往前一凑贴在妈妈软乎乎的胸前:「妈我想吃」  

    「他在家里呢」,妈妈指了指房间的方向。  

    「这里他看不到的」,我伸手去解妈妈衣服。  

    「不行听话」,妈妈挣脱开坐远了一点,我有点失望,本以为妈妈又同意让我吃她的奶子了,没想到还是不行。  

    但是随后我便想到,妈妈拒绝的理由是李思娃在家里。  

    「那没人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我期盼的看着妈妈。  

    「没人的时候……没人的时候再说吧,哎呀等下还有课,我去学校了」,妈妈说着就站起身来出门去了。  

    妈妈走了之后,我躺在席子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被一阵的闹钟声吵醒了,屋子里李思娃的鼾声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传出了丁零当啷的声音,是李思娃穿衣服时皮带发出的响声,很快他就出门上班去了。  

    这一阵折腾丫丫也醒了,小孩子一醒就哭,没办法我只能抱着丫丫在家里乱转,好半天总算把她哄安静了放在床上,一抬头发现床头摆着一串钥匙,里面有一把小钥匙,看来李思娃今天出门忘带了,这下正好可以看看他那个锁着的抽屉里放着什么东西。  

    我拿着钥匙试了试果然能开锁,打开了抽屉,看到一个黑皮的小记事本,翻了一下记事本,里面什么都没写,就贴着一张泛黄的一寸黑白照片,是拍到脖子的证件照,沿着照片用铅笔在下面画了一些东西。  

    我看了看他这幅画,说是画也有点抬举了,应该说是铅笔涂鸦,照片里的脸和脖子下面画着一个女人身体,两个圆圆的奶子,下面岔开着双腿,屄画得明显细致了很多,再仔细看了看照片,是妈妈读书时候的证件照,原来这老狗早就对妈妈有非分之想了。  

    画里妈妈边上站着三个画得很抽象的人,都挺着鸡巴,其中一个胖乎乎的身上写着老赵,另一个小一点,歪歪斜斜的写着狗山子三个字,剩下那个应该就是李思娃他自己了,因为最后一个人细节更多,鸡巴也大的夸张像是漫画。  

    这老畜牲是想把妈妈给他们肏?这想法让我毛骨悚然,合上记事本放了回去。  

    本子旁边有个纸袋子,里面是黑乎乎的的药丸,闻着味道怪怪的,可能这就是生孩子的灵丹妙药了,抽屉最里边有一个布娃娃和一个小瓶子,记下摆放位置之后我把它们都拿了出来。  

    布娃娃有一股臭味,胯部用胶水黏着毛发,身上写着柳娟两个字,不用说了这个娃娃是妈妈。  

    这毛该不会是妈妈的屄毛吧?我凑上去想仔细看看,发现那些毛里有一根针扎在娃娃屄的位置,拔出来看看是一根针普通的缝衣针,这难道是什么法术?这老狗扎妈妈小人让我很不舒服,但为了不被发现我还是把针刺了回去,刺进了妈妈的屄里边。  

    另一边的小瓶子刚打开一点缝隙我就知道是什么了,是一小瓶的尿。对了这个瓶子?我记得李思娃用它去接过邻居家牛牛的尿,说是童子尿,他要了干嘛?无非就是搞迷信怕被妈妈克死,要么就是什么生儿子的秘方。  

    我还想看看抽屉里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蛛丝马迹,这时候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接着是水龙头的流水声,我赶紧把锁给锁上,钥匙扔回床头。  

    出去一看,妈妈正站在院子里,微微拉起了裙摆,往自己小腿上打肥皂,又打开了水龙头冲了起来。  

    「小志你没走啊?」,看到我在家里,妈妈脸上露着一丝欣喜。  

    「我走去哪啊?」,我都不知道妈妈说的是什么意思。  

    「去你爷爷奶奶家啊,哦丫丫乖」,妈妈边走边说进了房间里,弯腰撅着屁股逗弄床上的丫丫,膨胀的肉臀一下子把裙子给撑满了,印出了浑圆的轮廓,我的鸡巴像条件反射似一样瞬间挺立了起来,眼睛也像生了根在上面一样不动了。  

    「哦妈妈抱抱」,妈妈回过头来看了我看我,一把抱起了丫丫。  

    「我们丫丫饿了吧」,说着妈妈抱着丫丫坐在床边,又看了我一眼,解开扣子脱了胸罩,饱满的奶子抖动着跳了出来,小家伙心领神会似的捧着就吃了起来。  

    妈妈一直看我干嘛呢?这时候我突然想到,刚才妈妈说没人的时候再说,没人的时候……,现在可不就是没人的时候吗?  

    我鼓起勇气一把脱掉了上衣随手甩在院子里,光着膀子进了屋里,妈妈看我进来也没说话,自顾自的给丫丫喂奶,我一下子没了刚才那雄赳赳的气势,坐在了边上的小床上,心里犹豫着要怎么办。  

    「妈」,看丫丫吃完了,我叫了妈妈一声。  

    「嗯?」  

    「李思娃走了」,过了一会儿我又憋出来一句。  

    「嗯,这时候是去上班了」,妈妈低着头抱着丫丫。  

    小家伙放开了妈妈的奶子,小家伙吃饱了就要睡了,妈妈也没急着穿好衣服,依旧抱着丫丫,湿漉漉的奶头翘立在雪白的奶子上,看得我口干舌燥。  

    「小蕾去县里考试了」,妈妈还是低头抱着丫丫没有理我,嘴里喃喃的哄着丫丫,像是没听见我说的话。  

    「她考完要去爷爷家吃饭,现在家里没人」  

    「那你不去?」,说着妈妈抬起头来看着我,像是充满了期待。  

    「我……我不去了,我陪着妈妈,妈妈是我最重要的人,是我最喜欢的人,我就想跟你在一起,一直陪着你」,这些话其实我刚才已经琢磨了半天就是不知道怎么说,见她一直不搭理我,情急之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发现妈妈眼睛泛红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被她看得有点紧张,就躲开跟妈妈目光接触,低下目光看着我裤裆隆起的小山丘,过了一会儿我抬眼看一看,妈妈依然在看着我。  

    「妈——现在家里没人」  

    妈妈依旧没有接话,抱着丫丫朝我这走来,我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妈,现在家里没人」  

    妈妈轻轻的把睡着的丫丫放在了小床上,轻声说道:「去把大门锁了」  

    我如听纶音佛语一般,不带丝毫犹豫冲到了门口,把门的插锁给插上,又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房里,关上房门搂住妈妈扑倒在床上,一口咬住了朝思暮想的那团雪白。  

    「小志慢点慢点,你先起来,衣服都被你弄烂了」,妈妈倒在床上一把推开了我,站起了身子,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发髻,把连衣裙脱了一半,系在了腰上。  

    妈妈见我全身就穿着条内裤,皱起了眉头说:「不能做那个事情知道吗?」  

    「妈我都听你的,我答应你」,后来才知道,男人硬着鸡巴要干那事的时候,什么鬼话都编得出来,什么事情都会答应。  

    「答应我什么?」  

    「保证不回门儿」  

    「嗯,还有呢?」  

    「还有?还有就是……就是」,妈妈问我还有,还有什么呢?真是急死了。  

    「还有就是陪着我,刚刚才说的话就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妈妈似笑非笑又似怒非怒,告诉了我答案。  

    「妈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急得都跺脚了。  

    妈妈见我着急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摸了摸我的脸说:「好了好了,别把丫丫吵醒了,你要怎么弄?」  

    说着这话的妈妈挺了挺胸,白嫩的两团美肉对着我来回晃动,我突然灵机一动:「妈你坐着不方便,要趴着才行」  

    「趴着?要怎么趴?」  

    「你这样扶着床头柜弯下腰,对就是这样再低一点」  

    随着我的指挥,妈妈弯腰扶着柜子,屁股高高撅起,在重力作用下一对豪乳更显硕大,我把小盆子凑到奶子下面,准备开工。好像还少点什么?对了就是屁股,于是把妈妈的裙子掀到了腰上,妈妈轻轻的嗯了一声,却并没有拒绝我对她屁股的参观。  

    妈妈现在就像一头温顺的奶牛,等待我这个挤奶工来挤奶,可我更希望妈妈是一匹母马,可以让我挥舞马鞭去驾驭的母马。白色内裤包裹着的大屁股高高撅着,裆部是那鼓鼓的肉馒头。  

    见我一直没有动静,妈妈回过头来,看到了我高耸的裤裆。  

    「小色鬼」,妈妈说着又把头转了回去。  

    我坐在床边,把小盆子放凑到奶子下面,准备大干一场。  

    「你把你妈当奶牛啊」,妈妈绷不住笑了,还配合着把奶子对准了小盆,这下我更放心了,双手握住了妈妈的奶子挤了起来,其实儿子想在你屁股后面挤奶,一边给你配种一边挤奶。  

    奶子像长了几根白线一样,伴随着妈妈渐深的呼吸声,滋滋的打在不锈钢小盆里,白腻的乳肉沾满了奶水变得滑不留手,使劲儿一捏就从我手掌里滑了出去,反复试了几次都是这样,滑腻腻的来回搓动。  

    「妈」,我轻声的叫着。  

    「嗯?」  

    「舒服吗」  

    「不知道」,我扭头看去,妈妈胯间那鼓胀的肉馒头上透出了铜钱大小的一块斑驳,之后逐渐扩大,到最后整个裆部已变得有些透明,映出了里面油亮乌黑的屄毛  

    「妈你内裤湿了」  

    「……」,妈妈没有说话,把掀到腰上的裙子放了下来。  

    「妈你热么」,我左手握着奶子挤奶,右手摸了摸妈妈的脖子和耳边鬓角汗湿的头发。  

    「妈把衣服脱了吧,你看这么多汗」,我学着偷看的李思娃那样,手指捏住妈妈翘起发硬的奶头来回的搓着挠着,另一边手顺着脖子沿着背往下伸去,贴在连衣裙团在腰间的位置,感受着妈妈身体的微微颤抖。  

    「呼」,妈妈深呼了一口气,推开了我放在她腰间的手,站了起来。  

    那本就修身的连衣裙汗湿之后更是紧贴在妈妈身上,胸前沉甸甸的挂着奶水上下抖动,目光沿着优雅洁白的腰背向下看去,妈妈正扭动着腰身试图脱下被丰臀卡住的碎花连衣裙。使劲一脱,连衣裙勒着屁股滑过了最高峰,引得肥白的丰臀来回颤动,看到这一幕,我胯下那股燥热在急速的膨胀,在内裤里跟着上下抖动,像是打招呼回应着妈妈胸前和腰下的好朋友。  

    「衣服放盆里,帮我拿条湿毛巾」,妈妈脱下了连衣裙递给了我。  

    我打开房门急吼吼地跑向院子,边跑边回头看,留恋着妈妈如锦似缎的一身美肉,这一回头看到妈妈正不停扭着自己的雪白丰臀,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伴随着屁股的扭动,妈妈把屁股后面的内裤一点点的往中间拉,把两边屁股肉全露了出来,内裤的裆部被拧成了一根布条,卡在了屁股缝里,更准确的说是陷进了屄缝里。  

    白布条边上挤出两条暗红色的屄肉,屄毛被屄水粘的一缕一缕的贴在上面,就像是长着胡子的两道厚嘴唇,把那拧成一条的布片吃了进去。  

    屄嘴这名起得好,女人的屄真就像一张嘴,小蕾的是清秀的殷桃小嘴,妈妈的是丰熟的潋滟红唇。  

    妈妈的肥屄虽然我见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看都很震撼,茂盛的屄毛高高鼓起的屄梆子,鲜红厚实的屄嘴,都好像在展示着它无与伦比的吸引力,那黑亮的屄毛更像是对外界说妈妈是白虎屄的一种嘲讽。  

    我在院子里拿了条毛巾,总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我现在心思全在妈妈身上,哪有空想这些,打开水龙头浸湿了再拧干,火急火燎地跑回房间。  

    我拿了毛巾回来,妈妈还跟刚才一样弯腰趴着,只是下面……  

    我喉咙有些干涩,站到妈妈背后如痴如醉欣赏着面前这一轮满月,胸口分出两股邪火,一股钻入胯下一股窜上脑门,脸涨得通红,不由自主地伸手放在了妈妈露出来的半边屁股肉上。抹着一层细汗的屁股肉摸着凉凉的,暂时平复了我燥热的内心。  

    妈妈静静的趴在那里,我的手静静地贴着她的屁股肉,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只剩下我们粗重的呼吸声和窗外哧啦哧啦的蝉鸣。  

    终于,妈妈的半边屁股肉被我捂得发热,不再能安抚我燥热的内心,柔软肥腻的触感反而刺激着我去得陇望蜀,去占据那富饶沃土。我揉捏起妈妈的屁股,大拇指贴着屁股肉往中间滑去,卡进了布条里面,那一团软肉像是活物一般,拇指刚碰到就是一阵收缩,冒出一股湿热,随后一只熟悉的手,挡住了我的先锋军。  

    「妈……妈」,前路受阻的我不知该跟守军正面交战还是鸣金收兵,内心陷入了激烈的交战之中。  

    等什么呢,难道你不想肏妈妈的骚屄吗?你妈的骚屄都都露出来了,你看屄水流的,肯定是被你摸得骚屄痒了,等着儿子的大鸡巴呢。再说李思娃还是你妈表叔,表叔肏侄女儿你妈都没拒绝,说不定还觉得刺激呢,儿子肏亲妈母子回门儿不是更刺激,你看人家小辉,你再看看你。  

    不行这是你亲妈,你可以不在乎,可是你妈呢,你让她怎么活?她最爱的儿子,是个什么都不顾禽兽不如的畜生,妈妈得多伤心?你刚刚才答应了妈妈又反复保证,妈妈也已经让你摸了,你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听她的话,你对得起她吗。  

    最终我还是退了回来,同时妈妈也收回了手,双手托住两团沉甸甸的屁股肉,撅着的姿势让屁股更显得浑圆饱满,圆鼓鼓的被内裤包得像个大白团子,被布条勒破露出一抹鲜红的玫瑰馅。  

    两块屁股肉白嫩嫩的又像剥了壳的鸡蛋,肉实中透着肥腻,丰满中又带着健美,真是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又太瘦,玲珑饱满美的那么完美无瑕,那么心驰神往,让人既想去臣服跪拜又想要征服占有。  

    可这块无瑕美玉的主人为什么是李思娃呢?但是就算不是李思娃,也可能是张思娃、王思娃,甚至可能是胖大爷可能是山狗子,可能是任何人,偏偏唯一的不可能就是我。  

    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揉捏着屁股的力度越来越大,上下两股邪火的侵蚀之下,我渐渐失去了理智,你像母狗一样被李思娃按着肏却不给我肏,还说我的你最爱的人?  

    「啪」的一声响亮,我在妈妈屁股上扇了一巴掌,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样,触感软糯中带着厚实。白腻的臀肉被我扇出一道水波似的抖动,看得我好不得意,想到以前调皮捣蛋被妈妈打屁股,而现在妈妈正撅着大屁股被我打了。  

    「嗯……小点声别把丫丫给吵醒了」,妈妈被打出了一声闷哼。  

    妈妈这一提醒让我想到了丫丫,我回头看了一下背后的小床,丫丫已经醒了却没有哭闹,而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可能她是在疑惑,妈妈和哥哥光者身子在做什么?  

    刚才那些应该都被丫丫看到了,我感到了很尴尬,但又想到这还不到一岁的孩子她能懂个什么?我小的时候爸爸肯定也是这么玩妈妈的吧?  

    爸爸……一想到爸爸当年也是这么抱着摸着妈妈的屁股,而我现在……不就替代了爸爸的位置么?眼前的这个女人当年是爸爸的,现在爸爸不在了自然就是我的,儿子继承老子天经地义。  

    想到这里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格外的刺激和兴奋,看着眼前这个为我撅起的大白屁股,心里充满了征服感和掌控欲,想着这就该是我的,应该任由我去搓圆捏扁,左手微微用力捏住了丰满的臀肉,右手举了起来。  

    「别打」,趴着的妈妈虽然看不到,但是感受到了我抬手的动作。  

    「打出印子要被李思娃看到」,妈妈又说了一句,我高高举起的手停了下来。  

    听妈妈说会被李思娃看到,我一下子害怕了,从刚才志得意满的最高峰上跌了下来,犹豫着缩回了手。但是恐惧和愤怒往往只有一线之隔,被李思娃发现的恐惧随即转变为了愤怒,这老东西是谁啊?你屁股上有印子他能看到?我们家的事情轮得到他来管?让他知道又怎么样,大不了跟他拼了,不提他倒也罢了,你拿这老狗来压我,我更要打。  

    「啪啪啪」,我泄愤似的狠狠连打了三下,雪白的屁股上瞬间爬上了朵朵红云。  

    「嗯……嗯~ 别」,妈妈伸过手来想挡,被我一把抓住按在了腰上,换过左手对着左半边的屁股又是狠狠地扇了几下。  

    「哦……」,妈妈上半身贴在了柜子上,又发出了那种奇怪的低吼,屁股开始颤抖。  

    一轮满月被我打成了绚丽的晚霞,我摸着两团红云,感受着她传来的热度,妈妈还在大口喘着粗气,眼前的这个杰作刺激着疯狂的我。  

    我双手沿着曲线向上摸到了妈妈腰间,搭在了内裤的松紧带上,直接伸手去脱妈妈的内裤,心里想着妈妈就算阻止无非也就是不同意,不会有更坏的结果。  

    我的手刚搭上去,妈妈像是恢复了一丝力气,又伸过手来阻拦我搭在她内裤上的手。我跟刚才那样依葫芦画瓢,一把抓住了妈妈伸来的手,又是啪的一下扇在她的屁股上,这一下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妈妈整个人爬到了柜子上,双腿悬空往后无力的蹬着,屁股中间的布条来回的收缩,突然涌出了一汪肥水,顺着大腿往下流,挂在了腿上。  

    我再伸手过去,这次妈妈没有阻止我,只是趴在矮柜上不断的喘着粗气,我拉住腰两边的松紧带,往下去脱妈妈的内裤,可是刚才妈妈把内裤扭做成一条,这内裤紧紧黏在屁股上像是屁股上的一层皮一样,在这个别扭的姿势下卡着脱不下来。  

    我一把抱起了瘫软如泥的妈妈,扶着她坐在了旁边的大床上,一松手妈妈就向后倒了下去仰面躺在床上,我又再去脱她的内裤。出乎我的意料,这次手刚伸过去,妈妈的屁股就微微抬了一下,好像生怕我误会她不同意一样。我慢慢的把湿漉漉的内裤从妈妈屁股上剥了下来,一抬头发现妈妈也在看我,四目交汇下,妈妈双手遮住脸转过了头去,又并拢了双腿抬了起来让我把内裤从屁股沿着大腿一路往下拉,最后完完整整的脱了下来。  

    床上的女人双腿间鼓鼓的一团肉,我凑近了看个清楚,对着这个生我之门死我之户,第一次正式打了招呼。  

    女人的屄我没见过几个,就我印象中就是赵婶、妈妈还有小蕾,这几个人里妈妈的屄是最具有视觉冲击力最有反差感的。  

    白皙光洁的小腹和大腿根组成了一个圆盘,中间是一大片油亮的浓密黑毛,肥厚的屄梆子在屄毛里透着暗红,像两片厚嘴唇一张一合,嘴的中间是一条鲜红的肉缝,亮晶晶的吐着水光。  

    谁能想到妈妈这个白净斯文的柔弱女子,下面却是一个虬髯连鬓的欢场猛将。  

    我目不转睛看了许久,一切都变好像模糊了起来,眼里只剩下那黑色的毛、白色的肉、红色的屄,组成了一个黑白红三色世界,牢牢的印在了我十几岁的脑海里,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它给我一种感觉,一种女人成熟的屄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感觉,这样的美,这样的充满着生命力。  

    我回头看看,丫丫依然张大着眼睛,吮着手指默默地看着我们的表演,不知道为什么,被丫丫看着我有一种格外的刺激,一种我能正大光明代替爸爸的刺激。  

    于是我扶起了妈妈的双腿,触手是热得发烫的屁股,让我一阵心疼。  

    「妈,疼吗?」  

    「让你欺负妈妈」,话音未落,手上传来一阵剧痛,妈妈在我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妈你真美」,我忍着疼,学着李思娃那样,一缕缕的捻着妈妈的屄毛。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妈妈已经喘匀了气。  

    「我保证」,说着扶起了妈妈的双腿,微微打开,跪在地上把头凑了过去,心砰砰直跳。  

    我双手抚了上去,摸在了厚实的肉唇上,肉缝也跟着蠕动了几下,就像张嘴呼吸一样,大拇指往两边一按,里面粉嫩的屄肉翻了出来,下面是水润润的一个小口。  

    「嗯……别吹热气」  

    「妈我没吹啊」,我现在呼吸急促,又凑近了肉缝看着,自然鼻子里的热气就呼到妈妈屄上边了。  

    听妈妈这么说,我才故意往中间的肉缝里哈气。  

    「嗯……啊……叫你别吹……」  

    现在我根本不怕她,并没有理会她继续吹着,没想到妈妈的屄会自己打开,又开始动了起来。  

    眼前的两片肉唇油光水亮,从暗红色变成了鲜红色,慢慢的支棱起来向两边张开,就像破茧而出的蝴蝶慢慢展开翅膀,翅膀中间蝴蝶身体的位置正好是妈妈的屄豆子,圆润可爱的一颗红皮花生米,下面的小口微微张开成一个小洞,里边蠕动着茵茵冒水,形成了一幅蝴蝶戏春水的美丽画卷。  

    这就是妈妈的屄,生我养我的屄,像天边的彩虹一样漂亮,是我的故乡也是我的归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欲望开发系统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