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细思极恐的淫家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我长呼了一口气,趴在了正喘气如牛的赵婶身上,抱着赵婶柔软的身体,肉棒感受着赵婶身体内的火热。  

    「哎……既然想要那就来吧,只要你不嫌弃我老就行,你去把大门锁上」,我其实这算强奸了赵婶吧,但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接受我了。  

    我有些不舍的从赵婶的身体上爬起来,不敢相信这就成了?赵婶同意让我肏她了?这么痛快就答应了?  

    看到我站那发愣,赵婶反而调笑道:「你不是要肏我的屄吗,去把大门上好啊,难道等着你大爷回来看我们光着屁股肏屄啊」  

    我现在紧张的不得了,确实如果现在胖大爷回来了,看到我肏了他宝贝老婆,说不定就重操旧业变成屠夫了,想到这里我急忙往屋外走。  

    「哎——你把裤子穿上,光着屁股去关大门不怕被人看见啊」  

    听到赵婶的提醒我才意识到自己光着,才尴尬的提溜着裤子出去了。  

    大门关好之后回到屋里,我感觉这里不太安全想换个地方:「要不……我们去你和大爷的卧室,这里……万一……」  

    「刚才还嚷嚷着要和婶儿肏屄呢,这会儿就怕了啊,去卧室还不如在这,你大爷回来了我们把衣服穿上就行,要是看到我们从卧室出来不是更明显啊」  

    好像是这样,在人家家里做客哪有跑卧室里的。  

    赵婶的身材有点像小一号的妈妈,也是很丰满很白,如果要形容一个女人丰乳肥臀,我感觉应该就是赵婶这种,白奶子圆溜溜的一手一个会过瘾屁股也很大很翘,而妈妈不管奶子还是屁股都更大,但那是因为妈妈的身材更高大。  

    「你怎么不脱衣服啊,想让婶儿帮你脱啊」,说着也不顾及自己赤身裸体晃着奶子朝我走了过来,这一刻两个人好像反转了,不是我要肏她,而是她要肏我。  

    看到赵婶这么主动我反而变的有些扭捏。  

    「大小伙子还脸红了,你再耽误时间你大爷就回来了,你不会跟婶儿是第一次吧,没在城里找个小女朋友啊」  

    赵婶越说我越尴尬脸红,就差把处男两个字写脸上了。  

    「哎呦~ 那我可是赚了啊,新郎官儿别怕婶都听你的」  

    这时候我和赵婶都脱光了,但是小辉还在旁边我有些别扭,不过刚才小辉对母亲和别人男人不穿衣服在一块儿,好像也没有什么反应。  

    看到我有些尴尬,赵婶还故意伸手揉着自己胸前的大奶子,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扒着自己的屄梆子时不时扣弄揉搓几下,手上弄得黏糊糊的不知道是屄水还是我的精液。  

    其实一直到现在我还有点转不过来,刚才我把赵婶强奸了,现在她马上就接受我了还故意勾引,阴道真的通向女人的心里?  

    「你还肏不肏了啊,不肏婶就把衣服穿上了啊」,然后手指在自己肉缝上搓了两下,然后转身作势要穿衣服,不过就是屁股撅的太高了,屁股缝中间的带点黑毛的肉汉堡显露无疑。  

    「别……要不……小辉往边上让让,你躺这儿」,我不想放过这次机会,客厅没床只有沙发,所以只能用沙发了,让蹲在沙发边的小辉挪挪地方。  

    赵婶转身咯咯笑道:「你肏人家妈还要人家给你腾地方啊,还真是个坏小子,小辉妈妈要和弟弟肏屄了,你坐凳子上去」,然后手指了指沙发边的凳子,小辉就听话的坐到旁边凳子上。  

    赵婶好像光着身子习惯了,在我和小辉面前没有任何羞怯不适,不像我光着身体老觉得缺乏安全感。  

    她刚躺好我就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粗大的肉棒直接顶到了赵婶的肚子上,龟头在赵婶雪白的肚皮上乱顶一气。  

    「嗯~ 你慢一点,也不怕把你小鸡鸡杵折了」  

    旁边的小辉瞪大着眼睛看着身边两个赤条条的肉虫子摞在一起,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妈妈,妈妈身上一位年轻的哥哥用特别大的小鸡鸡在妈妈肚子上划来划去。  

    「小志弟弟……小志弟弟……」  

    小辉好像突然认出了我,但对于我赤裸的和他妈妈抱在一起并不介意。  

    赵婶则冲小辉摆了摆手:「别耽误我和你小志哥哥肏屄」  

    从一开始我就感觉赵婶说话有些过分,她结婚这么多年了,满嘴都是肏屄这么直白我不意外,我意外的是跟我肏屄直接当着儿子的面,甚至对儿子说脏话找刺激,这让我想到了李思娃和妈妈肏屄的时候拿我找刺激,这两个场景不是一样的吗,妈妈和别的野男人当着儿子的面肏屄,还故意拿儿子找刺激:「婶儿你这么说……不太合适吧」  

    赵婶满不在乎的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小辉要是看到我被别的男人肏真能有什么想法就好了,刺激舒服也好妈妈被肏了难受也好也算是有个反应,可现在……小辉啊,小志弟弟要跟妈妈肏屄了你难过不难过啊,妈妈要跟比你还小的小志弟弟上床了」  

    然后赵婶一条腿蜷了起来,身体微微偏向小辉,两只手伸到胯下,扒着自己的偏黑褐色屄梆子,掰开河蚌一样的屄肉,尽量让小辉看清楚:「妈妈要跟比你年龄还小的弟弟肏屄了,他要肏你妈的屄了,把大鸡巴插进妈妈的这个肉洞跟妈妈肏屄配种,小志的鸡巴太大了妈妈喜欢小志弟弟肏我的屄,你不拦着吗,这可是你妈的屄要被别人肏了,她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屄芯子里,把你妈肏的跟街上的母狗一样,给他下一窝狗崽子」  

    赵婶最后几句更像是自我作践和谩骂,把我吓了一跳,同时又是极度的刺激,可小辉没还是有任何反应,还是好奇的看着我的大肉棒,可能母亲出轨这种事情对小辉来说太复杂了,他理解不了,不过既然人家亲妈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仅剩的那一丝丝的道德理智就消失了。  

    扶着肉屌就开干,把自己的鸡巴当着儿子的面肏进他妈的骚屄里边,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而且是执行者不是看客,可我怎么都弄不进去,龟头在赵婶屄梆子上撞来撞去,沙发这地方本来就憋屈施展不开,我又找不准位置,赵婶也是低头紧张的看着我的肉棒撞在她的屄上找不到洞口,因为她要做好被大肉棒肏的心理准备,结果没想到我在她的屄梆子上乱撞。  

    不过赵婶并没有嘲笑我,而是把自己屄肉上的精液擦了擦换了个姿势,两条腿岔开坐在了沙发上,看了一眼小辉,然后急急忙忙得说道:「你用旧衣服垫一下跪那,这样好肏一点」  

    我脸上有些臊得慌,肏个屄都肏不好,把一些旧衣服垫在膝盖下面跪在沙发前,握着自己的肉棒调整着位置,对准中间那条黑褐色肉缝。  

    龟头对准肉缝轻轻地往前顶,不敢太用力万一没对准呢,不过这次没有那么紧张了,肏个屄我却像给缝衣针穿线一样难,主要是手一直在抖,直到龟头慢慢撑开肉缝直到整个龟头都进去,我才知道这次成功了,我怕再掉出来赶紧往前用力一送一顶到底。  

    「啊……」,赵婶一声惨叫有些凄厉。  

    「小志你别动……等我缓缓」,看到我准备抽插,赵婶赶紧拉着我的手不让我动。  

    「刚才不是适应过了吗」,我有些迫不及待。  

    「谁让你的坏家伙那么大,感觉都顶到胸口了」,赵婶死死地拉住我的手不松。  

    小辉听到赵婶的惨叫急忙跑了过来,现在的赵婶就像一条上了岸的鱼,大张着嘴喘气,但空气永远也不够用,下面那带毛的嘴才是喘气通道但是被堵上了,只能靠张大嘴来无力地缓解。  

    小辉上下查看终于发下自己妈妈下面的肉洞被插进了一根可怕肉棒,这跟肉棒把妈妈的肉洞紧紧地撑成一个圆,两个人胯下的肉紧紧地贴在一起严丝合缝,像一对连体婴儿一样,但是严丝合缝的地方又好像漏水,不管是妈妈的屄肉还是那个肉棒又是油光水亮的,两人结合的地方往外渗水。  

    「你……可以动了,不过要……要慢点」,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赵婶已经满头大汗了。  

    我试着抽动了一下肉棒,紧贴着肉棒全身的软肉包裹着我的肉棒快速滑腻腻的掠过,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舒服,跟用手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吃棉花糖和硬水果糖的区别,虽然它们都是甜的,但是棉花糖显然更软更好吃,有一种连绵不绝的感觉更享受口感,而不单单就是甜。  

    与刚才的疯狂不同,现在我才能慢慢享受,肏屄原来是这种感觉,完全掌控着身下的女人,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不管他是什么母亲妻子女儿,还是别的什么人物,一旦到了这一刻,只是一个和别人肏屄配种的普通女人,而且是很骚的女人,岔开双腿掰开骚屄享受肏屄快感的女人。  

    胸前的这一对大奶子,就好像天生就是肏屄的时候让人扶的,除了胖大爷和小辉他们外,这对奶子终于被我这个外人尝到了,赵婶的奶子比妈妈的奶子更软一些,奶头也很小很可爱,就好像奶子发育起来变得大了圆润了,奶头没怎么发育一样,原来奶头并不一定像妈妈那么大。  

    我大嘴一张猛的吸了上去,柔软的奶子更容易吸进嘴里,很快嘴里就满是乳肉,不过我也没敢太用力吸咬,怕奶子上留下什么痕迹。  

    赵婶说是让我慢一点但我还是很用力,肉棒每次往她屄里边能插,都是肏多深就肏多深次次顶到头,撞击赵婶最深处的骚肉,肏的赵婶声音都变了,就像在夹着腔说话,我每肏进去一次她就叫一声。  

    并不是我太狠心,而是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本能的挺动着肉棒,恨不得跟赵婶融为一体,自然是有多深肏多深,有多大力使多大的力。  

    一位平常的长辈,现在光着屁股岔开腿,你的鸡巴肏进她的屄里,把她肏的发出你从没听过的叫床声,屄肉屄毛被自己肏的上全是屄水精液,特别是他儿子还在旁边看,贤妻良母变成了之知道肏屄交配找野男人的淫娃荡妇,我现在好像有点理解李思娃的想法了,当着儿子的面肏他妈简直不能再爽了:「小辉哥……你妈的骚屄好紧啊……真舒服,快跟你妈说说,让她的小骚屄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太紧了万一我把你妈的小骚屄肏肿了怎么办,屄里真热啊屄水也多,这屁股奶子你爸可真有福气啊,我帮你爸拓拓地方」  

    「小志……你慢点……哦……哦……」,赵婶从我鸡巴插进她屄的时候,就一直这样张着嘴,就好像这样能缓解下面肉洞里的胀满感一样。  

    「怕什么,我还能把你给给肏化了啊」,说着我故意的猛肏几下。  

    「嗯……嗯……辉啊快拦着点,你小志弟弟鸡巴太大,妈妈的小骚屄放不下了,求求他轻点肏妈妈,妈妈受不了,感觉……好晕啊」  

    「骚屄当着儿子跟野男人肏屄,你的屄就那么痒那么骚那么想要鸡巴肏啊,你个当妈的没鸡巴肏你活不是吧,光想着肏屄了你配当母亲吗,肏死你个骚屄」,这一刻我愤怒的咬上了赵婶的乳头。  

    「啊——疼,骚屄没跟野男人肏屄,你现在是我亲老公,是小辉的亲爸爸,也是我亲爸爸」  

    「贱屄胡说什么呢」  

    「谁肏我的屄谁就是他爸爸,谁的鸡巴插在我的屄里谁就是我亲老公,你现在跟我肏屄就说我亲老公,给咱儿子看看爸爸是怎么肏妈妈的,爸爸的鸡巴是怎么肏妈妈骚屄的」,疯狂的女人疯狂的话,赵婶现在简直像变了个人,这个浑身赤裸满身是汗的女人,现在心里只有肏屄,只有让自己快乐的那根大肉棒。  

    「骚屄那就让你儿子看个够,他妈妈这个骚屄是什么被老子鸡巴肏的」,谁肏妈妈的屄谁就是爸爸,谁的鸡巴和妈妈的屄结合谁就是父亲,谁跟妈妈肏屄谁就是爸爸……谁鸡巴肏进妈妈屄里谁就是爸爸……,我肏屄的动作更快了,而且手臂掐着腰尽量不遮挡视线,让小辉看清楚自己妈妈的屄是怎么被鸡巴肏的,看他妈妈是一个怎么样只知道肏屄的骚货。  

    因为我的肉棒硬起来特别翘又很硬,并不是随着赵婶的肉洞往前走,而因为自身硬度有些往上挑的所以我每次肏进赵婶的屄里,赵婶的屁股总是跟着往上抬一下,来减轻我对他屄芯子嫩肉的刺激。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老赵……老赵快救救我」  

    「你喊胖大爷干什么,你想让他来看他媳妇是什么和别人肏屄的,屄洞被撑得有多大流了多少屄水,他是怎么当绿帽王八的」  

    「小志我不肏屄了……放过婶儿吧……」,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是两条白腿还是牢牢的缠在我的腰上。  

    「刚才你不是很神气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就不行了啊,跟胖大爷白肏这么多年屄了,说你的骚屄是给谁长的」,对就是这种让女人臣服在自己鸡巴下的感觉,让别人的妻子母亲变成自己的淫娃。  

    「我的骚屄是给小志爸爸长的,小志爸爸才是我亲老公,死胖子从来就没让我这么舒服过,他的小鸡巴太短里边他从来没肏到过,只有小志亲老公今天肏到了,只有小智爸爸完全肏了我的骚屄」  

    赵婶现在像是干了什么重体力活,浑身是汗胸口两颗白奶子也是有些涨的通红,奶头也被我舔的变大硬了起来,突然赵婶拉着小辉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奶子上:「妈妈不行了,你摸摸妈妈的心跳的快不快,你快……求求哥哥,让他别把妈妈……啊~ ,就说:小志弟弟我妈的屄太小你轻点肏我妈,我妈的屄太软你鸡巴太粗鲁了慢着点,我妈的屄都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啊~ 啊~ 啊~ ……」  

    然后是一阵猫叫春。  

    「啊……我上天了,小辉妈妈被大鸡巴肏上天了,妈妈被小志哥哥肏上天……」  

    贱货怀孕是吧,我猛肏几次掐着赵婶的奶头说道,:「骚屄当着儿子的面被野男人肏怀孕真不要脸,骚货屄给你肏烂」  

    突然赵婶主动抱住了我,蹲在了沙发上,圆溜溜的大屁股上下耸动套弄着我的大肉棒,但这样其实很难受不方便,我干脆躺到了沙发上,赵婶跟着迫不及待的把我的大肉棒放进自己的屄缝然后用力坐下去,之后屁股不停地抬起坐下,胸前的奶子疯狂甩动。  

    我感觉自己第二次又要来了,双手抱着赵婶的大屁股不让他动,自己挺着腰往屄芯子插,毕竟身上坐了一个人,所以幅度并不大,但是赵婶已经瘫软的趴在我身上了一直在抖也没了声音。  

    我抱着赵婶快速抽插,知道自己控制不住,在那喷发的一瞬间,我紧紧的抱着赵婶的大屁股,手指都深陷进臀肉,感受着大肉棒在赵婶体内深处的跳动抽搐,把自己的精液注入这个女人体内。  

    感受到我射精赵婶跟着发抖,「都射给我,我给你生个野种,把我的骚屄射怀孕,让你大爷当绿帽王八」,赵婶现在已经毫无理智了,完全就是想什么说什么。  

    激情过后休息了一会儿,我把肉棒从赵婶的肉洞里拔出来之后,赵婶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感中,身体还在抖胯下肉洞不停的蠕动,大量浓白的精液和屄水从从下面的肉洞流了出来。  

    小辉好奇的看着自己妈妈的屄,好像觉得这场面很新奇,还伸手摸了一下赵婶那翻出来蠕动的红色屄肉,结果赵婶又是一阵颤抖把小辉吓到了,以为弄疼妈妈了躲到了一边。  

    过了一会儿赵婶终于缓过来了,喘着气说道:「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这屄肏的真舒坦,这才叫肏屄啊,这辈子没白活」  

    我靠在旁边揉捏着赵婶的奶子说道:「怎么,我大爷跟你肏屄不舒服吗」  

    赵婶叹了口气:「年轻的时候还行,现在上年纪了肚子又大,就能进去一小节,放进去还没动两下就射了,总是弄得不上不下的」  

    「那小辉呢,他肏你不舒服吗?」  

    提到小辉赵婶对小辉招了招手让他过来,然后把他短小白嫩的鸡巴掏了出来撸了几下:「最早其实我是怕小辉鸡鸡太小不能娶媳妇,所以想试一下他能不能硬起来,谁知道……太过火了,后来母子俩就睡一起了,跟小辉在一起也很舒服,但是跟你这个……不一样」  

    「他的鸡巴是从你屄里出来的,他是你亲儿子你身上掉线来的肉,从屄里出来又回去回门儿了,跟自己亲儿子肏屄肯定很刺激舒服啊」  

    赵婶听到我说这个并没有任何害羞不适而是很坦然:「可能吧,自己生的儿子肏自己,没有比这样更亲的了」  

    如果妈妈能这样想那该多好啊。  

    「跟你肏屄更酣畅淋漓,感觉身子都被你充满了,自己随时要晕过去,脑子一片空白只能感觉自己身体里一根鸡巴在动,感觉以前和小辉他爸都不叫肏屄,都是应付事儿,舒服的地方你大爷从来没碰到过,让你个坏小子慢一点你也不听,你顶的我心都要跳出来了」,说到这里赵婶好像有些心有余悸,手掌轻轻拍了拍胸前的奶子,看了一眼我那还在蠢蠢欲动的巨蟒。  

    「大爷还没回来,要不要再来一次」,我一边把玩赵婶的奶子一边说道。  

    赵婶看了一样刚才让自己升天的大宝贝感叹道:「年轻人身体就是好啊,你想怎么肏婶儿都听你的」  

    我拍拍赵婶的屁股:「你跪着爬在沙发上」  

    赵婶并没有立刻趴下去,而是有些疑惑:「你想从屁股后面肏啊,我屁股大你肏不进去的,以前我跟老赵试过进不去,要不就是好不容易进去又掉出来了」  

    「别说胖大爷鸡巴太小,就他那个大肚子顶着你的大屁股,他的鸡巴进不去也正常,我可跟他不一样」  

    赵婶看了一眼我那让他舒服的宝贝,就撅着大白屁股趴在了沙发上:「那来吧」  

    我主要是看李思娃和妈妈肏屄用过这个姿势,所以想尝试一下:「屁股撅高一点,要不然屄露不出来」  

    赵婶闻言屁股就撅的更高了,刚才经过我耕耘的屄肉也变得水灵灵的年轻了好多,我并没有在乎里边还有我的精液,把大肉屌直接插了进去。  

    「感觉怎么样啊」  

    「很舒服……就是你从屁股后面肏我,我看不到你人,心里有些没底有点害怕」  

    「怕什么啊,你还怕我突然换小辉肏你啊」  

    从后面肏进去别的不说,那大白屁股撞上去是真舒服,啪——啪——啪——的声音也响,屁股上是一阵一阵的白色肉浪晃的人眼晕。  

    突然我的腰被人抱住了,嗯?是小辉,我有些莫名其妙,刚才一直没反应,难道小辉突然发现我在跟他妈妈肏屄,所以要阻止我侮辱他妈妈?  

    赵婶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肉棒不动了,回头看了看说道:「小辉乖,小志弟弟不是在打妈妈屁屁,是在让妈妈舒服呢,乖到妈妈这来,你稍微快一点啊,我怕你伯伯回来太早」  

    「行,那我就看看你的屄水会不会流完」  

    之后我猛烈地挺动着屁股,摇晃的沙发都跟着嘎吱嘎吱的响,好几次赵婶都被撞的趴下起不来,然后我挽着她的腰帮忙让她爬起来接着肏屄,客厅里啪啪啪的声音一直响了很长时间,直到我们两个精疲力尽……  

    「怎么把瓶子都收了,不接着喝了啊」,胖大爷回来之后,看到我和赵婶把酒瓶子收了好像有些遗憾。  

    赵婶埋怨道:「还喝什么喝啊,你不吃饭啊都几点了」  

    胖大爷嘿嘿笑着挠挠头:「对该做晚饭了,小志就在这吃了吧,今晚我给你露一手」  

    刚说完胖大爷就被赵婶掐了一下闭嘴了。  

    「哦不用了,家里做着我的饭呢,我回家去吃」,其实我还是想留下的,想想肏他老婆肏累了,他还做饭给我吃这不爽吗,可我回家不光是为了缓和和妈妈的关系,而是现在看到胖大爷有点心虚,我刚肏了人家老婆,人家对我还这么热情我只能推辞,脸皮还是不够厚。  

    赵婶在床上毫无顾忌的用小辉找刺激让我大跌眼镜,好像很自私只顾自己享受,不顾及自己的儿子,谁能想到自己身边很平常的人,上了床之后就完全变了个样子,像是另外一个人,就像妈妈和李思娃一样,也许……还要加一个我自己。  

    可人家赵婶说的也有道理,小辉根本不知道自己妈妈腿间的那块肉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别人的鸡巴插进自己妈妈的屄里代表什么,如果真的有一天,小辉看到赵婶和别人男人肏屄心里很不舒服很难受,甚至说很刺激,那对于胖大爷赵婶他们来说,可能反而真的是好事,最起码有希望了。  

    刚到家就看到小蕾扶着丫丫在院子里跑,看到我之后直奔我来:「你看是谁回来了,是哥哥,哥哥回来了,我们过去抓住哥哥好不好」  

    不过刚离我近点小蕾就扇着鼻子,拉着丫丫不让她靠近我:「你喝酒了?」  

    「我进屋躺一会儿吃饭了叫我啊」  

    「出去玩儿还有理了,我才不叫你呢」  

    我没理会小蕾的牢骚,回屋躺到了自己的小床上,看着那个上锁的抽屉,看来李思娃对于妈妈是白虎命深信不疑啊,不过这也没办法,不管什么原因轩叔和父亲是真的英年早逝了,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大部分是用来保命的,可既然这么怕死当初为什么要娶妈妈。  

    什么柳树枝泡童子尿还有满月鸡蛋之类的,更像是李思娃自行发挥的,毕竟人家赵医生说的是在布娃娃身上弄,而不是直接抹到妈妈身上,这怕就怕他自行发挥,哎……妈妈在人家眼里就是漂亮的生孩子工具……  

    「小志,小志?吃完饭再睡」  

    我这会儿有些酒精上头,揉了揉脑袋,看到妈妈抱着丫丫站在我床边。  

    起来后发现客厅桌子上有我爱吃的糖醋排骨,这应该就是妈妈的道歉了,而我要做的就是,狼吞虎咽的吃掉让妈妈知道我跟她讲和了。  

    洗了一把脸之后,和小蕾围着桌子吃饭,妈妈坐在旁边扶着自己雪白的奶子给丫丫喂奶,我的眼神老是控制不住的往妈妈那边瞄。  

    小蕾发现之后,看看妈妈的雪白的奶子又看看我:「哼……」,对我哼了一声表示了不满。  

    而妈妈像是怕我看不清楚,多解了两个扣子,把另一个奶子也掏了出来,这也是道歉吗?  

    晚饭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中结束了,晚上还是李思娃例行公事,本来我是不想再去搞破坏了,但是我今晚没过去的话,弄不好妈妈会以为我还在闹脾气,所以我也有点像例行公事了。  

    以前听人说过什么人生四大喜事,其中之一就有洞房花烛夜,也有句话叫做梦娶媳妇,什么新婚夫妇多甜蜜,我一直不以为然,不就结婚娶媳妇有那么夸张吗,但现实告诉我有那么夸张。  

    自从和赵婶肏屄之后,我好像对肏屄上了瘾,一有空就往胖大爷家跑,当然明面上是和胖大爷喝酒聊天,顺便看看李思娃有什么幺蛾子,暗地里抱着赵婶两个人昏天黑地的肏屄,女人腿间的肉缝好像有巨大的魔力,吸引着众多男人往里边钻,而且我感觉不光是我上瘾了,赵婶好像也上瘾了,我想新婚夫妇应该也就这样了。  

    但是也有一个坏消息,妈妈这个月没有来,李思娃迫不及待的把赵医生的老婆叫来了,跟妈妈一番检查说出了李思娃最想听的那两个字:「有了」  

    「注意营养补充,还有就是不要同房了,适当地散散步……」,赵医生老婆交代着注意事项,但说的什么我估计李思娃根本没听见,他现在看着妈妈的肚子一直咧着嘴傻笑。  

    直到被妈妈拍了一下胳膊,才满脸堆笑的把赵医生老婆送走了,还给人家包了个大红包。  

    刚送走就赶紧跑回来,轻轻地抚摸着妈妈白皙的肚子:「儿子认不认识我,我是你爸爸,叫爸爸」  

    「孩子还没成型呢」,妈妈看到李思娃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  

    「那是别人,我儿子肯定比别的孩子聪明,我都听见他叫我爸爸了,是吧宝贝儿」,说着把自己耳朵贴在了妈妈肚子上,好像真听到了什么一样。  

    一个满脸胡茬黝黑矮小的老头,把自己的耳朵贴到高大丰满三十多岁美少妇白皙的肚皮上,倾听少妇肚子里自己孩子的动静,这个画面没有什么家庭温馨只有恶心。  

    外表像枯树皮一样的老头,碰一下美少妇感觉都是罪恶污染,可现实是他不仅碰了,而且还把自己肮脏的生殖器插进少妇身体,射出自己的子孙液,让这个仙女用洁白的肚子给自己这个糟老头子生孩子。  

    还是到了这一步,妈妈要给李思娃这糟老头生孩子了,李思娃还在跟妈妈说什么婴儿的衣服之类的话题,小蕾也在旁边好奇的看着妈妈肚子,我并没有往跟前凑,而是一个人来到了院子里。  

    看着那头驴不紧不慢的吃着草料,我想是不是应该往好处想,最起码妈妈怀孕了,李思娃就不会让别的男人碰妈妈了,他就算不在乎妈妈,也要在乎妈妈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吗,注意力在孩子身上也没空骚扰小蕾,不知道这算不算自我安慰。  

    为了不影响妈妈的休息,李思娃跟别人换了换班,调整到了八点到十六点的班,怕睡觉碰到妈妈也不睡大床了自己打地铺。  

    「睡地上对腰不好,要不你上来吧,床这么大没事的」  

    妈妈虽说怀孕了,但是现在并不显身材,也就奶头的颜色有些深了点而已,肚子好像还和以前一样白皙平坦。  

    「没事大夏天的怕什么,床是不小可万一碰到你怎么办,赵医生的老婆不是说了前三个月最危险,我还是睡地上的好」  

    李思娃穿了一件扎眼的红色内裤,黝黑满是皱纹的身体搭配红内裤看上去很恶俗,红内裤用来干嘛几乎不用想就知道。  

    听到李思娃拒绝,妈妈也没在争辩什么:「那你多垫层褥子」  

    「嘿嘿我就知道你心疼我,放心没事的你睡你的吧」  

    早上起床跟往常一样平常,只不过现在我有了一项新工作,早上起来帮妈妈取牛奶,这是李思娃订的说给妈妈补充营养的。  

    卖牛奶的也是村里人,但毕竟不是什么大牧场,母牛产奶了就卖一段时间,一般都是装玻璃瓶子里,村民带回家煮着喝。  

    自从妈妈怀孕后奶水也变少了,吃奶的活动自然就停止了,不过还好变少了,要不然就会一边喝奶一边产奶,这牛奶不就白喝了。  

    我拿牛奶回来刚进门,就看到李思娃在往院墙上定钉子,旁边地上放了一根……一根什么东西?  

    那玩意材质是铁的,但是已经锈蚀的不成样子了,满是锈渣就跟酥饼一样一碰就掉,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了。  

    将奶瓶递给妈妈之后我随口向李思娃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啊」  

    「一把宝剑,我特地请回来镇宅辟邪的」,自从妈妈怀孕之后,李思娃好像变回了以前老实巴交的样子,我们两个相处还算可以,至少平常交流不那么夹枪带棒了。  

    「宝剑镇宅辟邪?都生锈成这个样子了还有用吗」  

    「你不懂就是生锈才好,让它慢慢的锈在我们家的院子里,这样才能保佑平安」  

    「从哪弄的啊」,还有这个说法?不过李思娃也没解释为什么保平安。  

    「河边桥洞底下」,李思娃头也不回的说道。  

    一听李思娃这么说,我马上就明白宝剑为什么越生锈越好了。  

    桥洞底下悬着一把剑,以前是防止蛟龙走水的,就是以前发大洪水大家以为是水里的蛟要化龙了,蛟随着洪水涌进大江大河最后游进大海化龙。  

    可是这个过程伴随着桥梁垮塌和农田淹没,所以桥上面要悬着一把剑,蛟龙来的时候就会把它给斩了,防止它危害百姓。  

    李思娃旁边的生锈铁棍就是这种剑,当然这种剑只是象征意义的,毕竟村边的石桥是建国后大生产时期修建的,也没有什么历史,真有什么价值的话早就被文物贩子偷走了,也轮不到他拿回来。  

    因为这玩意经常有人拿,通常都是家里有什么「事」的拿回家辟邪镇宅,很随意也没什么讲究,拿走之后再悬挂一把代替就可以了,随意到什么地步呢,一根磨尖了的钢筋都能代替宝剑,李思娃这根很可能就是钢筋,但是锈的很厉害,这说明悬挂的时间很长了更有效果,如果是泛着蓝光的新钢筋,那还不如去建材市场买一根呢。  

    宝剑既能降龙必然也会伏虎了,伏哪只虎呢?当然就是妈妈这只白虎了。  

    李思娃怕被妈妈克死我很早就知道,但没想到他怕到了这个地步,现在的他就像动物世界里的某些螳螂和蜘蛛一样,一边小心翼翼和雌性交配,一边又警惕的防备着,防止自己一不小心被雌性吃掉丢了性命。  

    一直以来白虎这个事情我都不在放心上的,认为李思娃这个糟老头子娶了妈妈是占了大便宜,哪怕李思娃怕自己被白虎克死,但这个比重应该也不会有多大,但现在看来我错了,也许对于李思娃来说,娶了妈妈是极其危险的是吃了大亏的,而不是什么占便宜。  

    可对于我呢,自己亲妈被别人搞大了肚子,而且搞大的过程全程目睹,目睹自己的妈妈和一个糟老头子交配肏屄,前面说是要适应,李思娃和妈妈是夫妻自己要想开,但自己亲妈真怀了别人的孩子,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堵……  

    「借钱?他借钱干什么?」  

    「给丫丫上户口啊」  

    这天我和胖大爷随便聊着,就说到了前些天李思娃找他借钱。  

    「哦」,妈妈是说过只要怀孕,李思娃就给丫丫上户口。  

    「思娃还想把拖拉机卖我,我想他也那么大年纪了,家里没个车也不行就没要,都是乡里乡亲的就直接给他了」  

    这段时间胖大爷家我来的很频繁,不过我们两个算是各自心怀鬼胎吧,他想借我讨好妈妈,我想借他了解李思娃,顺便和赵婶肏屄。  

    不过据胖大爷说,自从妈妈怀孕后,李思娃的故事会就不讲了,好像一心扑在了儿子身上,毕竟儿子才是第一,这让我安心了许多。  

    「这计划生育罚款还真厉害,生个孩子受罪不说还得罚钱,还是以前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好,人多力量大,以前啊……」  

    跟胖大爷在一块儿我基本上都是听他说,我在旁边像听故事一样,如果他不打妈妈的主意,其实这人还挺不错的。  

    「……狗山子今天说肏过这个女人,明天说见过那个黄花闺女的身子,嘴里没一句实话,他真睡过的女的也就他们村的王寡妇了,别看现在吆五喝六的,年轻的时候被我们一群人打过很多次,也是怂的不行,他说的难听话你就当放屁千万别信」,天南海北的胡侃,聊到哪说到哪。  

    我有时候不想回话,就听着胖大爷自己说。  

    而且也不是晚辈对长辈的那种聆听的心理而是平视,自从和赵婶肏屄之后,特别是赵婶还嫌弃胖大爷不太行,跟胖大爷在一起喝酒聊天,我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所谓的对于老人长辈的尊敬,不敢说荡然无存但也所剩无几,就像小说电视里说的,都是一对肩膀一个脑袋谁怕谁,胖大爷也没察觉,毕竟本来我就是这种性格,对别人有时候爱答不理的。  

    当然还是有些差别的,现在是我和胖大爷都肏过他老婆,而且他的鸡巴还不如我,遭到了赵婶的嫌弃,而他心爱的老婆把我当个宝,别人看一眼身子就气的不行的宝贝老婆,现在被我的鸡巴给肏透了,很神奇的一种心态,就好像自己因为肏屄这种事凭空长了辈分长了胆子,不知道这样跟大爷算不算连襟。  

    可能是因为政策的日新月异,胖大爷要经常跑去开会,才给了我和赵婶大量的私会机会。  

    所以胖大爷刚走,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他们的卧室,跟赵婶黏糊到了一起。  

    赵婶他们的卧室并不大,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柜子一个箱子,床可能是因为太老了,宽度还不足一米五,床边和床头的墙上贴了大量的旧报纸,报纸上边挂着一副很有时代感的黑白结婚照。  

    照片中的一对男女都穿着军装,就是当时很流行的六五式军装,帽子上一个大大的红五星。  

    男的笑容很阳光,圆脸但也说不上胖,算得上是眉清目秀,女的梳着两大辫子一身军装挺英气的,一脸甜蜜的看着镜头浅笑,两个人一副要甜甜蜜蜜白头偕老的样子。  

    可结婚照下面却是另一幅景象,曾经的姑娘已经变成了丰满的人妻熟妇,面容还能依稀看出年轻时候的样子,但再也没有了年轻时候的英武朝气,清纯的眼神也不在了,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欲火。  

    新娘早已忘了山盟海誓,忘了年轻时候的理想和誓言,她现在只想享受当下,结婚的军装仍然穿在身上,人也还是那个人,但是心……却变了。  

    床吱呀——吱呀——的响着,风扇也摇摆着头呼呼不停的吹,可新娘的头上还是满头的汗,有些头发直接被汗水粘到了额头和脸上,新娘也没空整理头发,而是扶着自己头上的帽子,生怕帽子掉下来自己就不像结婚照里年轻的样子了。  

    新娘虽说穿了衣服,但其实和没穿也差不多,衣服还是自己的衣服,但毕竟不比年轻的时候了,身材胖了一些,有些扣子根本扣不上特别是胸口,所以胸口的扣子干脆就不扣了,大半个白奶子都晾在外面,随着晃动两颗雪白的豪乳直接跳了出来,把衣服压在了奶子下面。  

    而下半身则更过分一丝不挂直接光屁股,两条大白腿高高抬起,一条赤红粗大的肉棒,在新娘最私密的地方放肆的进出,做着本该是新郎做的事情,把新娘私密之处弄得一塌糊涂。  

    而这粗大肉棒的主人却不是照片中的新郎,不过新娘不在乎,她现在要的更现实一点,只希望体内让自己舒服的肉棒能更用力一点,顶的更深一点,自己腿间的那块肉和野男人的肉棒再多亲密的摩擦一次,再摩擦一次,更多的摩擦,恨不得让那坏东西和自己的下面长到一块儿,充满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身体顶散架。  

    哪怕自己儿子就在旁边,看着母亲像畜生一样光着屁股跟比自己还小的男孩肏屄交配,这位新娘母亲也没有任何的羞怯,甚至主动让儿子看,他的母亲是怎么被小他很多的男孩肏的,大肉棒怎么在自己出生的圣地横冲直撞,粗壮的肉棍把他的亲生母亲肏的,像一只知道哀嚎的发情母兽。  

    照片中的新郎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的新娘在自己眼皮底下和别的野男人荒唐的苟合,就好像自己妻子被别人睡了并不打紧,别人只是在自己妻子身上蹭了几下而已,只不过蹭的部位特殊一点,硬起来的鸡巴和妻子体内的屄肉在蹭,这跟别人握手是一样的没什么接受不了的,让自己妻子和别人肏屄没什么,只要妻子舒服了高兴了就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真正的主人新郎回来了。  

    「小志快躲起来,你大爷回来了」  

    就在我抱着赵婶屁股正酣畅正欢的时候,突然听到大铁门开门的声音,看样子胖大爷回来了。  

    「我怎么躲?躲哪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是第一次我和赵婶肏屄的时候胖大爷回来了,所以我有些慌乱,现在一出门就会被逮个正着。  

    「躲进柜子里」,赵婶也顾不得衣衫不整,和肉屄上的汤汤水水,晃着两个白奶子把我推进了柜子。  

    「这能行吗」,大爷万一用柜子怎么办,再说旁边小辉可是看着我进柜子的,万一来找我说话那不露馅了。  

    「进去别说话有我呢」,赵婶把我推进去之后就躺回了床上,我现在也只能信任她了,没其他办法。  

    「村委会屁事儿真多,现在又说村口的路不好,要各组长组织村民用石头垫一下,现在各家哪还有闲人啊,我说这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故意……」  

    柜子可能时间长了有些变形关的不太严,有一条缝隙能看到外边,但是角度很小看不到胖大爷,我现在是只听其声不见其人,他说话说一半突然停了。  

    「你怎么穿这件衣服,不怕弄脏了啊」,说着胖大爷从我眼前走过,干净利落的脱掉大裤衩,甩着肉虫子走向床那一边。  

    我现在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一是怕小辉突然跑过来跟我说话,另一个是怕胖大爷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毕竟刚刚肏过屄,赵婶下面被肏过可是很明显的。  

    「怎么舍不得了,穿这件衣服舒服,你要是争气点我至于这样啊」,赵婶的声音有些幽怨。  

    「我这不是太忙吗,嘿嘿流这么多屄水,要不我也把结婚的衣服穿上」,前边两句话本来听了还好,应该是赵婶在假装自己自慰,最后一句要穿衣服让我瞬间一头冷汗,穿衣服就要打开柜子。  

    「你穿什么穿啊,你看你现在胖的还穿的上吗,衣服撑坏了我可跟你没完」  

    「行我不穿,嘿嘿我老婆就是水灵,都老夫老妻了还有这么多屄水」  

    「油嘴滑舌你肏不肏啊,不肏别耽误我自己扣」  

    「我这不是夸你呢嘛,你扣了多长时间啊,这么多屄水奶子都发涨了,还是我媳妇的奶子好看」,紧接着就是啵——的一声,像是嘬奶子的声音。  

    「比小志他妈的奶子还好看吗?」,赵婶突然拐到了我妈身上,让我有些诧异,她可是知道我在的。  

    「咳咳……都好看,都一样好看」,胖大爷则是有些尴尬。  

    「呸——,我一提小志他妈你下边就硬的那么快,看我怎么就没反应啊,是不是嫌我老了」  

    「怎么会呢,不过……再好看也看了三十年了,兴奋不起来啊」  

    「既然这样,那老娘就找个能兴奋起来的男人,跟老娘上床肏屄」  

    「谁敢,谁敢碰你老子打断他的狗腿,命根子给他搞废」,一提到这个胖大爷声音都大了许多,还带着一丝狠厉。  

    「那要是李思娃要跟你换呢?」  

    「嘿嘿这你就想错了,李思娃还真不一定做得了主」  

    「他做不了主那谁做主?老柳还是小志?如果小志拿他妈跟你换,你舍不舍得让我和小志肏屄」  

    「这个……这个……这个……」,胖大爷这个了半天也没说出来。  

    「别这个了,一说小志他妈你下边就乱跳,不过人家可看不上你,年纪比思娃还大下面又不行,手里是有几个钱,可是人家是城里来的见识大,可看不上你这几个钱,人家凭什么跟你啊,想想就得了,趁着现在硬了赶紧进来,别一会儿就又软了」  

    「小辉过来,爸妈要肏屄了,你过来看看爸妈是怎么肏屄的好好学学」,再次出乎我的意料,胖大爷和赵婶这两口子肏屄也不避讳儿子小辉,反而叫到跟前让他看。  

    但好像也符合常理,小辉是几乎不能离开大人视线的,单独把小辉赶出去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就像是父母肏屄不会去刻意避讳太小的孩子一样,反正小辉也不懂。  

    至于赵婶故意提我妈,我估计是想让我对胖大爷提防着点,毕竟没有女人希望自己丈夫外面有人。  

    「别离那么近,都碰到你妈屁股了远一点」  

    「你那么凶干嘛,小辉又什么都不懂,他又不是没看过,屄都看过几百次了还在乎屁股啊」  

    「就是因为他什么都不懂,看到老婆你奶子和屄这么好看,我才怕他犯浑,他又不知道母子不能回门儿,万一……,要不跟小辉说清楚?」  

    「你个老不正经,这怎么说啊」  

    「你别管我来说,小辉过来,看到你妈身上的这个肉洞了吗,这就是你妈的屄,别碰——你小子还想摸你妈的屄啊,好好听着手别乱碰,爸爸现在鸡巴插进你妈的屄里边就叫肏屄,你和你哥就是我跟你妈肏屄肏出来的,你以后娶媳妇也要这样,把你的小鸡鸡插进你媳妇的屄里边给你生娃娃」  

    「但是你那个小鸡鸡可不能插你妈的屄,万一把你妈肏怀孕就坏了,妈妈给儿子生儿子,就乱了套了」  

    「嗯……你别把小辉教坏了,我们小辉可是好孩子」  

    「嘿嘿我怎么教坏了,我不是跟他说了不能肏你的屄」  

    「你——」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你想让咱儿子娶媳妇前先拿你练练手」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这不就是过过嘴瘾吗,还能真让你们母子回门儿啊,你这大奶子和大屁股蛋我也舍不得」  

    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赵婶母子早就回门儿了,胖大爷也知道老婆和儿子暗地里肏屄,但并没有反对生气,反而觉的很刺激,但是三个人都在的情况下,这两口子好像有变成正常人了,都说要注意避免母子之间发生丑事。  

    「好孩子好好看看爸妈是怎么肏屄的,省的将来娶媳妇不会肏屄,看看你妈的屄长得什么样,将来才不会进错地方」  

    「哦对了小辉的媳妇你定下来没有啊,小辉的年龄也不小了,娶个媳妇别的不说最起码有人照顾,嗯?你怎么不动了?」  

    「不行再动就射了,我得出来缓一会儿,你说点骚话要不过一会儿就软了」  

    「胖叔快肏我,小娟的屄屄想让胖叔肏,小志好好看你胖大爷和妈妈肏屄,胖叔我的白虎屄嫩不嫩」  

    「嗯~ 小娟再说两句」  

    「胖叔你不是说要给我换裤子吗,怎么把鸡鸡插进我下面了,肚子里感觉好奇怪啊,胖叔你的鸡鸡怎么这么多毛毛啊」  

    「小娟胖叔这叫鸡巴毛大人都有的,你爸也有,只不过你是白虎没屄毛,你的大奶子真好吃」,然后床摇晃的吱呀吱呀声就越来越大。  

    突然叫到我的名字,我还以为赵婶出卖我了,然后才意识到这里的小志说的不是我本人,应该是对小辉说的,然后一阵熟悉的黏黏叽叽和床的吱呀声,让我感觉他们两口子不是第一次这么说找刺激了。  

    「真舒坦……屄水还是跟年轻时候一样多,这奶子这屁股嘿嘿,那边已经说好了,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可水灵了」  

    「十五会不会太小了啊」  

    「小什么啊不小了,趁着咱们没老调教调教能压着,年龄大的不放心啊,小辉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谁知道对方是不是放鸽子骗钱的」  

    「长得什么样啊,太瘦了可不行干不动活啊」  

    「嘿嘿我选的你放心,跟你年轻的时候差不多,屁股奶子都不小,保准来年抱孙子」  

    「死鬼你说什么呢」  

    「我这不是给我们老赵家选块儿好地嘛」  

    「老不正经」  

    之后就是喘气声加床摇晃的声音,我在柜子里有点度日如年的意思,心里想着胖大爷赶紧完事儿吧。  

    也许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的心声,但更大的可能是胖大爷本身不太行,没多久就响起了急促的肉与肉碰撞发出的啪啪声,屋里紧接着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喘气。  

    「我前些天借给思娃钱了,他要给丫丫上户口,还张罗着想把车卖了,就他家那情况没个车更过不下去」  

    「借就借吧,给孩子上户口也算是正事,不过你可别仗着这事去占人家小娟便宜啊」  

    「我是那种人吗,再说思娃现在把小娟看的严着呢」  

    「嘁~ 我还不知道你」  

    然后就没声音了,也不能说没声音,胖大爷的打鼾声还在,肏屄这种事不光是做的时候舒服,肏完之后休息的时候也舒服,当然我可不敢像胖大爷这样肏完屄直接呼呼大睡,毕竟是在别人家里,我最多只能是稍微的躺一会儿。  

    我在柜子里捂得难受极了,也不知道大爷要睡到什么时候,突然大门咣咣咣的响了起来。  

    「睡个觉都不安生」,被吵醒胖大爷发了句牢骚后,穿上大裤衩拿上背心吧嗒吧嗒的从我眼前走过。  

    我还是没敢乱动,毕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回来。  

    「你大爷走远了,赶紧出来」  

    听到赵婶的声音我才敢开门出来,捂的衣服都湿透了。  

    赵婶在大门口左右看了看说:「街上没人你赶紧走吧,弄不好一会儿又回来了」  

    「嗯那我走了」  

    其实只要不是捉奸在床,仅仅是看到我在大爷家里也没事,不过还是小心点的好。  

    我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还真看到胖大爷回来了,不过问题也不大,我都从他家里出来了,大街上碰见有什么,只是我有点心虚,想假装没看见,转身进旁边的小卖部买瓶汽水,结果被胖大爷叫住了。  

    以前基本是爽完了,我和赵婶打扫完战场了胖大爷才回来,这次有点危险差点被捉奸,心里就有些没底,只能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胖大爷就是平常的打招呼。  

    「你小子怎么在这啊,赶紧回家去吧,你李叔出事了,我回去拿点东西」,说完匆匆的就走了。  

    啊?怎么又出事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欲望开发系统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